台湾评论

【联合报】黄益中:募兵制是逃避公民责任的最好借口 (1964)


图/路透社
图/路透社

我们不在畏惧下谈判,但我们绝不畏惧谈判。

Let us never negotiate out of fear, but let us never fear to negotiate.

——John F. Kennedy (January 20,1961)

台湾民主最令人感到悲哀的就是,政治人物可以为了选举,睁着眼睛对选民说瞎话,能源政策如此,兵役政策更是如此。

国军现行总员额为廿一万五千人,扣除受训等临时人员的「维持员额」一万九千人后,各单位编制人数总和「编制员额」十九万六千人。国防部先前曾说,「部队有效发挥战力应保持九成编现比」,以此推算各部队实际拥有人数,至少应有一七万六四○○人。

结果,依据国防部公布的数字,截至去年底志愿役官兵编现比为百分之七十八点一,总人数仅达十四万六千多人。距离国防部宣称的九成标准,仍有近三万人缺口。实际上,现有的十四万六千多人力中,也有部分因为受训等因素,也属于维持员额,因此实际缺员状况会超过三万人。

募不到兵的国军

其实,不必看这些数字,国人也知道国家军队堪忧,如前阵子的新闻经常提到国军为了募兵几乎是全体总动员,包括将级及校级军官假日都在各大街头摆摊发传单,你就知道情势有多严峻,甚至还有女性官兵撩下去揽客而被讥为国军招募「酒店化」。曾几何时,我们的国军为了保卫国土而沦为业务推销员?

目前所施行的募兵制历经陈水扁、马英九与蔡英文三任政府,不分蓝绿两党都积极地推行该制度。我曾私下询问过蓝绿民代,而他们也明知不可行了,为什么政府还是不愿踩煞车恢复征兵制?民代们无奈也不方便公开表示意见,毕竟总是顾虑哪个党敢主张恢复征兵制,该党的选票就先流光光。政党都怕得罪年轻人,也怕得罪家里有儿子的家长,导致募兵制就算已经千疮百孔了,国防部还是不敢对地区领导人说出实话。

年轻人真的那么怕当兵吗?台湾民主基金会委托政大选举研究中心进行的一份民调,告诉我们似乎不是这样。根据民调,被问到台湾正式宣布独立而导致中国对台动武,是否愿意一战时,三十九岁以下受访者有六十三.四%回答「是」,回答「不」的有三十二.六%;但被问到中国以武力迫使台湾统一,是否愿意一战时,三十九岁以下受访者回答「是」的提高到七十.三%,回答「不」的降低到廿六.五%。

也就是说,如果中国武统台湾,有高达七成的年轻人愿意为了保护家园而上战场的。这个结果跟民众既有的印象差距甚大,当然也被拿出来讨论(酸),年轻人是真的有这勇气?还是仅只于嘴巴说说?

我宁可相信这是真的。事实上我自已也常问教过的高中毕业生,是不是很反对征兵制?出乎意料地,以现在一年役期来说,许多年轻人并不排斥,甚至认为有机会去体验不同生活也不是坏事。

我国征兵制最大的问题是役男进去后会不会变笨跟被欺负?至少我与我的同梯很多是这样想。不管是一年或两年,对服役的役男而言,只要在合理范围内,我们很愿意接受体能训练,我们也期待能在部队里学到军事生存技能。我们不能接受的是像洪仲丘下士这样的虐兵事件,大家其实心里有数,学长或长官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不合理的「凹」,你不配合听话自然就会有排头等著吃。我自己就曾经在部队帮长官写硕士在职专班的论文,就算是明明不对的事,但你敢不写吗?这些都是当过兵的男性共同的故事。

问题在军队文化

以色列,这个人口只有800多万的小国,四周强敌环伺,凡是年满18岁的公民,扣除掉极端宗教人士和阿拉伯公民等因素外,都应服兵役,男生役期将近3年,女性约2年。多数以色列人服完兵役后,才会进入大学就读。

平平是当兵,为何这些年轻人在部队里不会变笨,反而还是国际公认的「新创企业之国」?以色列的军队文化不讲求官阶大小,反而强调灵活、扁平化组织,鼓励士兵发挥企业家精神。举凡士兵想出创意点子,可解决部队遭遇的困境,军队会不吝给予他们资源和人力去执行;军队也会包容「建设性失败」,并秉持「不因一次糟糕的失败,就瞧不起人」态度,让士官兵有勇气去试错。

而这些特殊文化,让以色列国防军成为类似一个融合创意、机灵应变和企业精神的新创企业孵化器。年轻人在多次实战经验中,学习到超出学校理论教授的知识和宝贵的生命体验,并成为独立、成熟、负责的公民。(参见〈征兵制的以色列,凝聚独立建国的​坚定意志〉)

募兵制是逃避公民责任的最好借口。早在18世纪,卢梭(1712-1778)就在《社会契约论》里写道:「一旦公共服务不再是全民之务,国民宁愿出钱而不是出力去完成,国家离沦亡就不远了。」讽刺的是,台湾明明就没钱,还敢在面临中国巨大威胁下玩起募兵制这种有钱国家的玩意儿。

台湾的未来,不管是要独立、要统一,或者维持现状,都需要有强大可靠的国防武力作为谈判的筹码。征兵制内部管理有不当之处,这是国防部该改革的责任,但不是公民闪兵的理由。至于女性是否也该征兵,大法官释字第490号解释理由书已说得明白:「立法者鉴于男女生理上之差异及因此种差异所生之社会生活功能角色之不同,于《兵役法》第一条规定:台湾当局男子依法皆有服兵役之义务。」只对男性征兵并未违反地区宪制性法规第七条平等原则。

为了维护一个可资信赖的征兵制,绝不能容许有人可以投机闪兵,除非是身体畸形、残废或领有残障手册者,其余均不得免役,一律改服替代役,一样尽国民义务。把制度建立好,我相信大家就能心服口服。

相反地,如果连进去服役都不敢,连自己的国家都不愿自己保卫,只出一张嘴,甚至绿卡移民都准备好的,讲难听一点,凭什么要我们这些认命去当兵的后备军人为你们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