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评论

【联合报】联合报社论/民进党卡管的狠劲 何不用来拼政绩 (1962)


卡管至今一百天,教育部长潘文忠(左)请辞获准。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卡管至今一百天,教育部长潘文忠(左)请辞获准。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从一月五日教育部「卡管」至今已一百天。教育部长潘文忠不知是因为自惭无法达成任务,或者不愿再揹谋杀教育的黑锅,终于正式递出辞呈。地区行政单位长赖清德原本还不放人,狡称潘文忠是为「家庭因素」请辞;但在潘文忠呼吁「停止政治操作」的请辞声明曝光后,真相大白,赖揆随即改口「勉予同意」准辞。这一百天,是一个伪称民主的政府凌迟台湾大学的血腥纪录;虽然潘文忠轻松走人,但他留下的烂摊还很难说要如何收场。

这一百天的凌迟,其实不止是管中闵个人受尽屈辱,整个台湾大学包括毕业校友皆同蒙其灾;所有相信民主自由及大学自治的民众,也被这场黑云蔽日的厮杀弄到几乎丧失信念。怎么会有这样的政府、会有这样的教育部长,敢对自己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学痛下重手,只为了经民主程序选出的校长非自己属意的人选,即不断地粗暴宰割与践踏。如果只因政治颜色不同,为政者即可视之如寇仇,这个国家还能有和衷共济的机会吗?

潘文忠三个多月来发动卡管的狠劲,绝不能说不够奋力。然而,他最后除证明自己的滥权和民进党的器量狭小之外,只让人民对蔡政府的冷酷感到心寒,其余一事无成。民众好奇的是,过去三个多月,赖清德的内阁团队曾经为哪件国家大事如此齐心卖力坚持吗?没有!人们一件都想不起来。民进党政府三个月来最让人民刻骨铭心的「作为」,就是教育部、陆委会、内政部、台北地检署四面八方出动围剿管中闵。

回顾过去这段时日政府的作为,在花莲震灾后,政府高呼要协助花莲重建,却吝于提供当地产业纾困贷款,逼得县府要从民间善款中挪出纾困经费。在深澳燃煤电厂的环评引发争议时,赖清德仅能逞一下「干净的煤」之口舌,环保署副署长詹顺贵甚至认为他是受到了台电的「误导」。在中共祭出卅一项惠台措施时,赖清德支吾其词,他当时念得最铿锵的台词竟是「中共的最终目标是吞并台湾」,一句空洞无物的台独口号。在美中贸易大战时,赖清德夸口台湾要借此得到「对台湾有利的事」;但是,他始终无法指出任何一项具体途径可能对台湾有利。

对赖清德而言,这些事关台湾前途的大政难道真的那么无足轻重,比不上一个潘文忠「卡管」来得需要他费心?否则,为何他在上次内阁改组中会极力慰留潘文忠,要求他继续未竟的任务。或者,对于台独人士及「台独工作者」而言,打倒一个管中闵所能获致的快慰,要远远大于其他拼政绩的成就感?否则,为何他放任各部门全力围剿管中闵,却不在乎政府的形象不断因此减损。

以潘文忠「死士」般的效命方式,犹未能完成「拔管」的任务;其症结,恐怕就在教育部指控的董事、抄袭、兼职的「三宗罪」,证据和法理太过薄弱。否则,有这么多公权力部门的合力罗织,何以提不出让对手一刀毙命的铁证?赖清德称许潘文忠,以个人去留「为校长遴选划出一道标准」;这样的评语完全是混淆是非。潘文忠身为教长而违法滥权,使台大和教育界蒙羞,他去职是咎由自取;赖清德身为阁揆而曲意护短,也难脱其责。

我们不晓得蔡英文地区领导人对潘文忠「卡管」百日的看法如何,基于府院职权分工,她即使以为不妥,恐亦不便直接对内阁下达指示。但是,卡管风暴伤害政府形象不轻,她却始终默不作声,这暴露她和赖揆间的鸿沟不浅,所以才会急需陈菊入府协助。

无论如何,「卡管」案已严重伤害民间对政府的信任,这不是走掉一个潘文忠即可解决。赖内阁要如何「依法行政」,让管中闵尽快上任,仍得费一番思量。回想民进党百日卡管之不遗余力,如此强大的意志和力量,为何不用来拼政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