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评论

【联合报】联合报社论/难道要放弃摩托车来支持深澳电厂 (2495)


深澳电厂旧址及周遭地区。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深澳电厂旧址及周遭地区。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地区领导人府秘书长陈菊在政论节目向新北市开砲,指新北市的摩托车有二一八万辆,废气污染绝对超过深澳电厂的排放。蔡政府用这种方式来捍卫深澳电厂,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以陈菊的逻辑,难道那两百多万个摩托车骑士都应该放弃自己的交通工具,来支持民进党在深澳兴建燃煤电厂?

陈菊究竟以何身分发表这种言论,也很让人困惑。就在前一夜,才传出她答应出任民进党新北市长参选人苏贞昌的竞选总部主委;次日她就大剌剌地拿摩托车数为由,强调深澳电厂兴建的必要性。如此,不仅把党政不分推到极致,也显示了民进党的大胆鸭霸无底线。

问题是,如此逆着民意风向硬干,真有助于拉抬苏贞昌的选情吗?再说,陈菊曾任十一年市长的高雄市,机车数量同样高达两百万辆,又是什么光荣数字?事实上,新北人口足足比高雄多了一百廿万人,陈菊拿机车数来呛新北,根本就挑错重点。再说,深澳电厂的空污将远及北台湾六、七个县市,蔡政府不回应民众的集体焦虑,却把问题搅成选战刀枪弹药来发射,未免太算计。

深澳电厂兴建计画引发北台湾各县市的抗议,环保署环评会议日前以几近全然不信任的附带补件决议,裁定深澳电厂「走完环评程序」。「走完程序」是否等同环评过关,无人能解;但全案留下太多的环评疑点,就算强行动工兴建,未来也恐将步上核四厂完工却无法运转的后尘。

深澳电厂环评争议大致可分三个部分:其一,是老厂拆除重建的陆域部分,这部分的问题较小。其二,是在海域增建的部分争议颇多,新增运煤港对海域的影响先前未做调查,可能破坏当地生态及珊瑚礁,但相关资料却近乎空白,经济部和台电在环评会上一直在搪塞。其三,是空污扩散的部分,新北委托中兴大学教授庄秉洁所做的模拟评估,其污染值是台电所做评估的三倍以上,且以宜兰桃园受害最为严重。这点,政府却始终提不出有助消除疑虑的说明,经济部和台电一直以开发单位的立场强势凌压环评,毫不掩饰。

除此之外,专长地质、考古的专家也在环评会上提出几项提醒。例如,一八六七年基隆曾发生大海啸,影响及于瑞芳番仔澳、深澳海域及陆域;而这两区海域的弯岬、内湾地形对海啸有加乘及扩张效应,增加致灾能力,但经济部的简报对此却只字未提。

进一步看,大气及地形环境的不利因素,也让深澳电厂对周遭地区——尤其台北市的空污影响加剧,经济部也未提。专家指出,深澳电厂紧邻基隆河谷,运转后的空污必然循较低的河道灌进台北市,这是地质学上有名的「河谷效应」。台北盆地的东北角因基隆河的缺口,风速升级,深澳电厂空污势必因挤压、加速,产生「直灌」台北盆地的效应。简言之,深澳电厂点火后,空污经由基隆河谷直送台北,更将循大汉溪谷直上石门水库集水区,甚至到达台北盆地边缘的新竹高海拔山区。这些遭深澳空污波及的区域,居民无论骑不骑机车,都难逃其殃。

台湾北部特有的风场环境,冬季四个月的东北季风会沿着地形缺口往陆地灌,基隆河谷正是主要通道之一。影响所及,深澳电厂的空污将产生「快递」台北盆地的效应,并外溢波及新北、基隆。即使四月以后改吹东风,越过东北角的风会循地形左后转弯,直灌基隆河谷,强闯台北盆地。深澳电厂是易于输送空污的位址,环评不能毫无考量。

深澳电厂「走完程序」是一回事,但诸多悬疑没有解决则是另一回事,包括空污、海啸、风场等重大变动因子,政府仍必须清楚交代。如果蔡政府摆明不顾民意就是要硬建,就如陈菊说出那种指鹿为马的话,那么,民众就只能用选票来阻止这场噩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