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评论

【联合报】陈方隅:江湖在这里:吴音宁和北农,是媒体及政客的照妖镜 (2507)


政客对吴音宁的攻击不遗余力,例如:她是不是靠爸?她当北农总经理一直出包?菜价崩盘...
政客对吴音宁的攻击不遗余力,例如:她是不是靠爸?她当北农总经理一直出包?菜价崩盘都是她害的?神隐不面对问题?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

台湾在公共事务讨论上最大乱源就是政治人物和媒体,二月底以来的北农风波和吴音宁就是最好的例证。这阵子,媒体和政客对吴音宁的攻击不遗余力,例如:她是不是靠爸?她当北农总经理一直出包?菜价崩盘都是她害的?神隐不面对问题?

其实,大多数的指控都与事实不符,但三人成虎,媒体和政客藉吴音宁来「黑」农委会和执政党的目的,早已成功深入人心。

没想到,休市风波还有续集

日前,吴音宁在脸书上谈到二月底连续休市后蔬果处理的状况:3000吨的蔬果卖到剩下9吨。过往这些没卖完的残货处理方式就是全部报废丢掉,她显然「没事找事做」,想把这9吨残货「废物再利用」,于是联络北市社福团体来载。

载不完的部份,就用总经理的业务费一万九千多元把残货买下来,并商请现场要回南部的货车司机,把蔬果载到彰化溪洲,透过自己认识的人际网络,把这些原本要丢掉的菜,送给彰化县溪州乡大庄村老人食堂。吴音宁脸书说她提案建立一个制度化的残货处理方式。

这下可好,有位网友留言说他在现场,说吴音宁当时吩咐要把菜载去彰化让她的乡长表哥做选民服务。接着台北市议员们和台北市市场处处长一起跳出来开记者会,指责说:

  1. 吴音宁根本没有联络台北市的社福团体。
  2. 自己把菜暗杠走,数量不符。
  3. 怎么可以用总经理的业务推广费来买残货青菜。

还有农业议题专业的网路评论家(例如Lin bay好油)质疑:

  1. 不会调节到货量让交易量爆增。
  2. 为什么不遵照过去的处理残货方式。
  3. 残货怎么可能找不到地方放而必须赶快载走?

本文就让我们一点一点来讨论这些攻击。1

3000吨的蔬果卖到剩下9吨。过往这些没卖完的残货处理方式就是全部报废丢掉,吴音...
3000吨的蔬果卖到剩下9吨。过往这些没卖完的残货处理方式就是全部报废丢掉,吴音宁则是联络北市社福团体来载走这9吨残货。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
市场处的人做了一份误导的访谈纪录,导致吴音宁被批评在说谎,没去请社福团体来载菜,...
市场处的人做了一份误导的访谈纪录,导致吴音宁被批评在说谎,没去请社福团体来载菜,就直接把菜拿去做私人用途。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

攻击吴音宁处理残货,有道理吗?

1. 送到彰化做选民服务?

首先,网友留下「吴音宁吩咐要做选民服务」的讯息经过媒体转载后,立刻引发舖天盖地的批判。试想,如果真有什么暗盘和利益输送,会有人找不认识的人公开宣告吗?

再说,这位网友的真实身份也未经查证。如果打开他的脸书页面,也没任何公开讯息,空白一片,是假帐号的可能性非常高。

没有查证,没有平衡说法,各家媒体就以一则毫无来由的脸书截图来赚取成千上万次的点阅按赞,在这个「假新闻」横行的时代,各家媒体都是推手。

2. 没有联络社福团体?

再来看到的是,北市市场处如何跟国民党议员们唱和。在这篇报导提到:市场处的人做了一份误导的访谈纪录。

内容是说,他们去问北农人员2月27日是否有联络社福团体,北农业务部的人表示并没有联络社福团体来领菜。因此若根据市场处的访谈,吴音宁是在说谎,她根本没去请社福团体来载菜,就直接把菜拿去做私人用途。

但事实上,北农业务部说的是「那件事不是由他们联络的」访谈录音内容也显示:「受访之企划部人员表示:当日有联络社福团体,并告知市场处、农粮署」。甚至,市场处的访谈还多次确认总经理确实有打电话联络社福团体,但访谈纪录中则只字未提,只提到业务部说没有,这是严重的抹黑与误导。

3. 不当动用公款?

关于使用北农经费的部份,同样根据前述的报导,北农在2月27日曾询问市场处是否有经费可以处理残货。市场处的科长不仅称赞说送社福团体的处理方式是好事,还建议用北农自己的经费处理,然而市场处处长后来却宣称北农没跟市场处联络要赠予社福团体青菜的事。

北农使用了总经理业务费来购买残货,市场处也在事后询问是否合乎公司规定,得到的答案是「符合公司相关规定」。然而,到了国民党议员口中,就成了吴音宁不当动用公款买蔬果中饱私囊。

4. 不会调节进货量?

再来看的是网路评论家对她的批评。

连续休市后,等待交易的蔬果量自然会大增。问题在于,批评吴音宁「不会调节进货量」有道理吗?北农不是一般的盈利公司,根据《农产品市场交易法》,它还有平易菜价、稳定产销的任务。

进货太多或太少都会影响到菜价的波动,当然必须调节。2月27日这天是因连续休市而忽然多出的交易量,若真要北农「调节」交易(平常一天大概2000吨上下),那会有1000吨的蔬果无法交易。

奇怪的是,前阵子很多人批评吴音宁「出包」、处理不好蔬果交易,但当北农工作人员们真的处理完了这么多的交易量,又有人批评说她让太多货品进来。如果北农是一般的商业公司,根本不需要管农民有多少菜没卖完,拒绝进货当然就不会有菜卖不完的问题。关键就在于,它不是一般的公司,而是一个准官方组织性质的产销平台。

5. 不用过去的处理残货方式?

显然,过去几十年来处理方式就是全部报废,这样最省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产生。这不就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的思维?

当有人想办法去处理过去没有好好处理的残货问题,却引来这么多批评,那人们是否认为剩下的蔬果直接丢掉比较好吗?再说,根据前述报导,北市市场处的科长明白表示,建议北农用自己的经费来处理残货,最后北农也用符合规定的方式处理了,到底人们是在批评什么呢?

6. 一定要当天处理掉残货吗?

有人批评说「难道北农没地方放,一定要赶在几小时内把残货处理掉吗?」其实如果google查一下就知道,北农当初建造时规划的交易量是每天600吨,但现在平均每天交易量是2000吨上下,2月27日当天则有3000吨。

对,当时的时间就是这么赶,没把前一波的残货运走、处理掉,那后面一波的蔬果进来就有可能会卡住。最令我觉得意外的是,北农空间不足、交易量远超过当初规划的问题,对专业的农业议题评论者来说应该是常识了,怎么还会提出这样的批评呢?只能说,吴音宁已成为众矢之的,为黑而黑的人不在少数。

综上所述,吴音宁处理完连续休市造成的交易爆量问题后,还想办法处理9吨的蔬果残货、让它们不要报废掉。这原本是一件再单纯不过的问题,但经北市市场处、政客、以及媒体的扭曲和炒作,就变成「吴音宁说谎连连,用公费做选民服务、图利自己」。

柯文哲不断地跟陈景峻一起有意无意地批判吴音宁,并且指出她是农委会「塞过来的人选」...
柯文哲不断地跟陈景峻一起有意无意地批判吴音宁,并且指出她是农委会「塞过来的人选」。图为4月11日吴音宁对适任问题无正面回应,一旁的市长柯文哲也颇伤脑筋。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

白色力量醒了吗?

最后要来讲台北市长柯文哲

从连续休市的风波开始,北市市场处就是最该负责的单位,因为连续休市的决定是他们做的。但柯文哲不愿意承担错误,还跳出来砲打农委会。即使吴音宁把爆量的蔬果交易量都处理完了,菜价也没有崩盘,这完全都是在帮北市市场处出的包擦屁股。

但柯文哲不断地跟陈景峻(副市长兼北农董事长)一起有意无意地批判吴音宁,并且指出她是农委会「塞过来的人选」,完全跟国民党、妙天党(民国党)的议员站在同一阵线,扯自己人后腿。

事实上,民进党刚上台的时候找柯一起要拿回北农的人事权,终结掉国民党的大派系「云林张派」数十年来对北农的影响力,结果柯派出的市府代表倒戈支持张派,官股代表在董事会上面一败涂地,柯文哲转而跟总经理韩国瑜这位云林张派的人马合作。

从北农风波来看,柯文哲是完全的农业议题门外汉,又暴露了自己政治手段上的不足,被云林张派玩弄在手心。从这次残货处理的风波来看,在北市府里面有不少人密切跟国民党议员们合作,等着要「黑」民进党与吴音宁,像这次市场处就是以抹黑手段做出扭曲的访谈报告,仿佛在提供国民党议员子弹。

我认为这段时间以来,柯文哲表现最糟的地方在于,他一直都想要「消费」人们对执政党民进党的不满意,而一直站在国民党以及众多批评吴音宁的媒体那一边,完全没有身为市府大家长负责任的肩膀,更没有任何专业上的考量,心中只想着要亏民进党来增加自己的支持度。

这出媒体和政客们的荒诞演出,相信有判断能力的人们能够看清。

  • 在讨论这些攻击之前,首先要知道的是,2月27日的3000吨交易量是非春节期间史上最高的一天,主要是因为24-26连休三天,其中,2月25日休市其实是北市市场处做的决定,由于在过年的连休之后再度连休,以致于大家开始攻击吴音宁休市(其实跟她没有关系)。而她的确把爆量的蔬菜处理完了,平常大概一天2000吨的交易量一下子多了1000吨出来,但最后处理到剩9吨没卖完(媒体一直批评她「神隐」,现在来看其实是她去把该处理的业务处理完了),而且重点是菜价并没有崩盘(价跌的部份是短期的叶菜类,主因是前阵子气温升高以及人们抢种,部份菜种农粮署都已预警过了,更是跟北农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