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门新闻

颜真卿《祭侄文稿》被借给日本展出,为何如此令人生气?


【本文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是把天底下第一等象征“气节”的珍贵文物,用来做天底下最下等没有“气节”的献媚之举。

2019年1月16日至2月24日,东京博物馆将举办“书圣之后—颜真卿及其时代书法特展“,展出的文物中有颜真卿的《祭侄文稿》。

《祭侄文稿》(原名《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是怎样的一幅作品呢?

它是颜真卿看着自己侄儿的头骨写成的。

安史之乱爆发的时候,海内承平日久,百姓以及几代人没有见过战争了,听说范阳兵起,远近都震惊。河北都是安禄山统辖范围内的,叛军所经过的州县,都望风瓦解,当地县令或者开门迎接叛军,或者弃城逃跑,或者被叛军擒杀,叛军很快就控制了河北。

十一月,甲子,禄山发所部兵及同罗、奚、契丹、室韦凡十五万众,号二十万,反于范阳。命范阳节度副使贾循守范阳,平卢节度副使吕知诲守平卢,别将高秀岩守大同;诸将皆引兵夜发。

禄山乘铁舆,步骑精锐,烟尘千里,鼓噪震地。时海内久承平,百姓累世不识兵革,猝闻范阳兵起,远近震骇。河北皆禄山统内,所过州县,望风瓦解。守令或开门出迎,或弃城窜匿,或为所擒戮。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七·唐纪三十三》

在这“守令或开门出迎,或弃城窜匿,或为所擒戮”的危难之时,颜真卿联络其从兄常山太守颜杲卿起兵讨伐叛军,第二年,史思明攻陷常山,颜杲卿一门三十余口被害,死无全尸。

大家都背过文天祥的《正气歌》,其中有一句:“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这里的颜常山就是颜杲卿,为什么说是“为颜常山舌”?因为颜杲卿被抓之后痛骂安禄山,安禄山一边命人肢解颜杲卿,一边吃他的肉,他仍骂不绝口,于是舌头被钩断,“含胡而绝”。

杲卿至洛阳,禄山怒曰:“吾擢尔太守,何所负而反?”杲卿瞋目骂曰:“汝营州牧羊羯奴耳,窃荷恩宠,天子负汝何事,而乃反乎?我世唐臣,守忠义,恨不斩汝以谢上,从从尔反耶?”禄山不胜忿,缚之天津桥柱,节解以肉啖之,骂不绝,贼钩断其舌,曰:“复能骂否?”杲卿含胡而绝,年六十五。履谦既断手足,何千年弟适在傍,咀血喷其面,贼脔之,见者垂泣。杲卿宗子近属皆被害。杲卿已虏,诸郡复为贼守。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二·列传第一百一十七》

禄山见杲卿,面责之曰:“汝昨自范阳户曹,我奏为判官,遂得光禄、太常二丞,便用汝摄常山太守,负汝何事而背我耶?”杲卿瞋目而报曰:“我世为唐臣,常守忠义,纵受汝奏署,复合从汝反乎!且汝本营州一牧羊羯奴耳,叨窃恩宠,致身及此,天子负汝何事而汝反耶?”禄山怒甚,令缚于中桥南头从西第二柱,节解之,比至气绝,大骂不息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七下·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颜杲卿

司马光写《资治通鉴》评价颜杲卿:“彼颜杲卿、张巡之徒,世治则摈斥外方,沉抑下僚;世乱则委弃孤城,齑粉寇手。何为善者之不幸而为恶者之幸,朝廷待忠义之薄而保奸邪之厚邪!”

文天祥还专门写诗《颜杲卿》来歌颂他的事迹:“人世谁不死,公死千万年。”

颜杲卿死后三年,颜真卿找到了侄儿季明的头骨,他悲愤交加,写下了《祭侄文稿》。

《祭侄文稿》

从艺术成就上来说,《祭侄文稿》与东晋王羲之的《兰亭序》、北宋苏轼的行书《黄州寒食帖》并称为“天下三大行书”,亦被誉为“天下行书第二”。

清代王顼龄评价《祭侄文稿》称:“鲁公忠义光日月,书法冠唐贤。片纸只字,是为传世之宝。况祭侄文尤为忠愤所激发,至性所郁结,岂止笔精黑妙,可以振铄千古者乎。”

可以说,《祭侄文稿》乃是颜真卿在遭逢人生剧变,痛彻心扉之时,面对着血亲的尸骨,回想着他们挺身而出的事迹,凝聚心血写下的行书,是象征华夏儿女“气节”的无双至宝。

《祭侄文稿》原文如下:

维乾元元年,岁次戊戌九月庚午朔三日壬辰,第十三(“从父”涂去)叔银青光禄(脱“大”字)夫使持节、蒲州诸军事、蒲州刺史、上轻车都尉、丹杨县开国侯真卿,以清酌庶羞,祭于亡侄赠赞善大夫季明之灵。惟尔挺生,夙标幼德,宗庙瑚琏,阶庭兰玉,(“方凭积善”涂去)每慰人心,方期戬谷,何图逆贼闲衅,称兵犯顺,尔父竭诚,(“□制”涂去,改“被胁”再涂去)常山作郡。余时受命,亦在平原。仁兄爱我,(“恐”涂去)俾尔传言,尔既归止,爰开门。土门既开,凶威大蹙(“贼臣拥众不救”涂去)。贼臣不(“拥”涂去)救,孤城围逼,父(“擒”涂去)陷子死,巢倾卵覆。天不悔祸,谁为荼毒。念尔遘残,百身何赎。呜呼哀哉。吾承天泽,移牧河关。(“河东近”涂去)泉明比者,再陷常山,(“提”涂去)携尔首榇,及兹同还。(“亦自常山”涂去)抚念摧切,震悼心颜,方俟远日,(涂去二字不辨)卜(再涂一字亦不辨)尔(“尔之”涂去)幽宅(“相”涂去)魂而有知无嗟久客。呜呼哀哉。尚飨。

29年后,李希烈叛乱,75岁的颜真卿孤身前往敌营劝降, 被缢身亡 。


“气节”的事情说完了,我们来说说“献媚”。

目前台北故宫的掌门人陈其南是一个民进党政客,他从1976年就已经提出了台湾汉人“土著化”理论,用以推动“台湾本土化”和“去中国化”的理论研究。

陈其南

其实台北故宫文物曾经去过日本,2014年的时候,台北故宫博物院国宝前往日本展览的时候,日本媒体就曾以“不出的神品”来形容故宫国宝。

展览期间也有大量民众前来参观。

当时为了邀请台北故宫赴日本参展,日本几乎是用“恳求”的方法,保证最高规格,保险无上限,理赔无上限,甚至派出500人的团队来台湾进行接洽。而且日本回馈了68件国宝作为交换。

说明大家都知道中国宝物的珍贵性,而轮到民进党执政,他们却认为这些珍贵的宝物还需要“走出去”?

(上文摘自风闻文章《民进党果然对国宝下手了!》)

在”国立”故宫博物院针对东京国立博物馆「书圣之后—颜真卿及其时代书法特展」声明稿中,他们称

“故宫”期待透过国际文化交流,让“故宫”典藏珍贵的华夏文化资产受国际瞩目。

微博网友@苏耷水 对此事评价如下:

《祭侄文稿》就是一卷打草稿用的破纸,写的也不工整,到处都是涂抹的痕迹。甚至它也不漂亮,写的内容也不吉利,是一家人守的城怎样被叛军攻破,又怎样被肢解灭门的过程,作者还是对着亲侄子的头骨写的。

那场战争结束后,盛唐结束了,什么葡萄美酒夜光杯,什么玉盘珍羞直万钱,都灰飞烟灭,没了。一千多年了,这卷破纸转来转去竟然保存了下来。那是盛唐倒下的血迹。说是神州不灭,华夏长久,靠的就是写这卷破纸的这种人没死绝,支持这种精神的文化没断。

就算是中国海军再全军覆没一回、再签一回《马关条约》,我们也可以靠着辛辛苦苦卖衬衫,一点点赚钱再争回来。

可是《祭侄文稿》,世上就这一件,每次打开掉0.0001毫米的纸纤维都心疼的东西,就因为几个台湾政客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妄想,给外国做什么政治献媚,就送到海外去展出了。这心得多大啊,这人得多无耻啊。一群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的人,凭什么拿着一位捍卫过中华文明的英雄的手稿出去献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