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门新闻

印度雾霾999爆表,我想起了中国决战雾霾的这5年


最近,一向关心印度的蛋蛋姐,看到这么一条新笑话闻,又双叒被戳到笑点:

这“主场优势”发挥得挺到位啊……

原来今年冬天,印度出现了严重的雾霾天气,新德里附近的雾霾指数已经飙升到了999

这个数据,中国人民还是很熟悉的。999的意思并不是999本身,而是爆表:

意思是这个雾霾到底有多严重已经没人知道了,因为仪器能显示的最大值就是999……

面对这种棘手难题,印度卫生部长立刻在推特上发了一个“绝妙”的对策:

多吃点儿胡萝卜……

印度网友表示:安排上了。

         

不仅印度人自己全副武装,连神像也安排得服服帖帖。

按照印度人一贯的风格,我搞不太清楚他们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

但是其他人显然都知道,这样是不行的。

世界卫生组织就表示,印度的污染太严重了,并提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

世卫组织公共卫生部主任梅拉表示,印度应该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向中国借鉴经验。

接着,《纽约时报》也发表文章说:“向空气污染宣战四年,中国赢了!”

联合国环境署也发布了一篇53页的报告,专门用来点赞北京的空气治理。

论文非常非常非常长,但核心就讲了两件事:

第一,北京用5年时间搞出来的雾霾治理成绩,全世界还没人做到过;

第二,建议全世界所有的城市向北京学习。

看到这里,我都愣了:

怎么中国的空气治理已经到了做范本的阶段了吗?

不至于吧。

今年虽然没爆表,但还是有雾霾啊。

不过这倒是让我想起来,我今年都还没有买空气净化器的滤芯。

说起来很奇怪,逛了一圈X宝后我发现,滤芯竟然都降价了!不是一款两款,是整个行业,从净化器到滤芯,都在降价

原来,中国的空气净化器销售额,2018年到2019已经在持续地下跌了。 前两年还一片火热的市场,如今已经比北京的天气还凉了…

而这背后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中国的雾霾真的变少了。

我最近也发现了,以前大街上全都是戴口罩的人。

现在呢,好好的口罩都被人们带成了这样……

不防雾霾,专显脸小。    

雾霾是变少了,空气是变好了,当年那些喷我们的人,现在都想来学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为了不带这个雾霾口罩,我们也付出了很多。

这是因为,从2013年到现在,我们的GDP每年都保持6%到8%的增长速度,而经济提升离不开工业发展,工业发展就逃不开污染排放。

相比2013年,2018年能源消费量增长了11%,汽车数量直接飙升了83%。

这还仅是能源、汽车领域的数据。但这么一算,污染排放量已经非常吓人了啊……

但是,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却硬是让空气里的pm2.5含量了下降42% ,二氧化硫含量下降了68%。

而在这个全世界独一份的傲人成绩单的B面,有我们每个人的付出。

环境保护是必须的,空气污染的治理是必须的,但是这一切,都有代价。

每一个人中国人,都为此付出了很多。只是也许你还没有意识到。


1

前几天同学聚餐,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就说到了这个话题:

环保可真是坑死我了。

原来,今年11月1日开始,北京限制外地汽车牌照进京时间,一年至多进京84天。

这个政策,让在北京生活的同学们哀鸿遍野。即使是北京人也是如此。

我的这位同学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但也是十几年没有摇上号。

点是有点背。于是,每天从四惠到西二旗上班的他,只得弄了辆河北牌照的车开。

现在,眼看自己的河北车开不出家门了,他只能趁11月之前,赶紧甩卖了。一辆20万左右的新车,才开了两年不到,着急出手卖了12万。

我跟他说:

“你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当年北京雾霾的时候,我朋友圈里骂得最狠的也是你。环保,不能只喊口号吧。

他默然点头。

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

在雾霾严重的时期,抱怨着雾霾的危害,然而空气一旦开始好转,就马上嫌弃生活不方便了。

中国的空气质量是变好了,但是仍然有雾霾。

我们是比印度好一点,但不能永远跟最差的同学比吧!

所以,现在还远远没到松懈的时候。

我们还需要继续付出。

其实,关于“环保的代价”的问题,从开始治理空气的第一天,就已经有人开始讨论了。

中国的空气问题真正被全世界关注,是因为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

1998年,北京市向中国奥委会提交了举办奥运会的申请,中国的第二次申奥之路开始了。

图:申奥是全国人民都关注的大事

这一举动将全世界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中国身上,而中国的环境问题,立即成为了一个被外媒大肆攻击的靶子。

“中国空气污染将威胁到奥运会的举办。”

“中国空气污染已经到达了死亡极限…”

面对这种攻击,有个人立马坐不住了,他就是清华大学环境科学院长,郝吉明

郝吉明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公派留学的学生,主攻的就是大气治理的方向。

1984年毕业后,他想都没想就回到了国内。

“是国家培养了我,回报是责无旁贷。”抱持着这样的理念,郝吉明从零开始,建立了清华大学的大气环境专业。

到了1999年,申奥让大气问题受到了关注。

不想让中国在世界面前丢脸,郝吉明主动挑起了重担。

清华大学率先开始了关于PM2.5的研究。

但这是一个在当时还几乎没什么人关注的冷门专业。

最难的,是没钱。

研究汽车尾气排放的时候,他的第一笔研究资金甚至是向世界银行贷款来的10万美元。

当时,全北京有多少车、用多少油、排放多少污染,市政府连基本的统计数据都没有。

就靠着这10万美元,郝吉明带着学生从零开始测算。

为了获取真实的污染数据,他带着学生在北京一处一处地竖起监测仪器,24小时地监测着空气质量;

同时也在马路上,用车载的监测系统实地测量汽车排放量。

凭着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对比数据,他硬是拿出了铁证:

机动车尾气排放是北京市空气污染的最大原因。

拿出了硬气的科研成果,郝吉明没有想到,劈头盖脸将他淹没的竟然是反对和质疑。

90年代,国人的消费能力迅速膨胀,这片土地正在爆发出巨大的需求。

德国、美国、日本的车企早就开始在中国布局,盯着这块蛋糕垂涎欲滴,谁都想抢下第一口肥肉。

中国的民族汽车企业也开始“土法造车”。

可惜别说控制排放了,第一批“吉利”汽车量产出来的时候,下雨漏水,刮风漏土,连上路的能力都没有。

一面是外国车的先进优势,一面是自己技术、经验、资金的全面落后。

郝吉明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要降低排放,瞬间把技术要求提高了一大截,岂不是在四面楚歌的中国车企头上,直接加上了一道断头铡?

一时间,汽车行业掀起了一股讨论:

郝吉明的提议是不是在扼杀中国的汽车行业?

这样的锅,一个学者怎么可能背得动。

汽车行业一面对他施加压力,一面还抛出了一个替代方案:不对新车控制排放,对旧车进行减排改造。

意思很明显:台阶都给你铺好了,你就顺着台阶下,放弃就完事儿了。

但是倔劲儿上来的郝吉明,硬是带着学生一家一家汽车工厂地去考察,对中国的汽车市场做调研,对国外的汽车行业做对比,拿自己细致的测算数据证明:

只有新车减排才是可行的。

因为他的这份研究,北京成为第一个实施机动车尾气排放标准的城市,第二年,第一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推广到了全国(简称国1)。

而到了2008年奥运期间,当时的汽车尾气排放标准(国4)已经是全球最严格的标准之一。

到现在,下面这些机动车减排措施背后,几乎都有郝吉明的身影。

城市限号、推进更严格的排放标准,每一个提议都会牵动到车企行业本就脆弱的神经。

去年6月,中国决定提前切换国6标准,从今年7月开始,应用国5标准的汽车不能再注册和销售。

旧车立刻就没人买了,大家都等着买应用了新标准的新车。

汽车的销量应声下跌,中国汽车协会站出来大声反对:旧车的大量库存怎么办?只能降价甩卖。

有些车企连国6车都造不出来,没车可卖,难道就要看着它们死亡吗

新闻的标题里都透出一股严峻的气氛:

但在减排的问题上,不能有一步退让。

要是没有郝吉明坚持推动的机动车排放控制,按照现在北京的汽车数量,北京的天还能看吗?

限号,是开车族和车企的痛。

但是为了蓝天,我们必须继续。


2

想要让雾霾消失,我们要做的远远比这复杂。

奥运会、APEC,北京的天短暂地蓝了一会儿。

然而那片蓝天的背后,是京津冀全面停工停产。

为了买这短暂的蓝,中国花出去的钱高达百亿。

但中国的目标,绝不只是一个北京的蓝,更不是一小段时间的蓝。

想让中国的天永远蓝下去,需要的是扛住一切争议,推进环保的决心。

2013年,中国号称要拿出“两弹一星”的劲头治雾霾。

1月,中国将PM2.5纳入了空气质量监测,

9月,国务院颁布了《大气十条》,定下了“不可能完成”的目标:五年之内,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PM2.5全面下降。

 

10月,中国拿出第一笔资金50亿元,用于雾霾之战。

想要从北京蓝到全国, 就必须要触动那些最复杂、最疼痛的难题。

最难的在哪里呢?

答案只有一个:重工工厂。

图:1949年工人修复工厂

这个问题说起来,就有点年头了。

建国初期,一穷二白的新中国想要崛起,必须要打破美国的封锁,发展我们自己的重工业。

1948年收复东北之后,我们就集中全国力量修复了鞍钢;1964年周恩来领导建设了攀枝花钢铁基地;这些钢铁重镇又支持了中国的军事、交通、汽车产业的发展…

几十年来,工业一直都贡献着中国接近一半的GDP增长。

可以说,工业就是中国经济的骨头,支撑了中国崛起。

而与它同根生的,则是巨大的污染排放。

图:排放污染的工厂

尤其是小型工厂们,要想处理有毒有害气体,成本动不动就要上亿,根本不是小作坊承担得起的。

但规模虽小,危害却触目惊心。

2017年4月,迁西大某炉料厂负责人擅自将脱硫塔上方的排气筒拆除,直接将灰窑废气排到外界,导致2人毒气中毒死亡。

5月湖南攸县一个金属冶炼厂,在生产过程中将有毒有害气体排放到矿井,导致18名矿工被毒死。

绝不能让这些带血的毒气继续流进全国人民的肺里。

可是要治雾霾,就要把中国的这根骨头打碎、重组,每一个人都会跟着疼痛。

一家小印刷厂,夫妻两人雇几个工人,惨淡经营,利润微薄。

他们也有在上学的孩子,一家子要养活,关了厂可能就让一家人失去了生计。

但只有关停这些劣质小厂,那些有钱搞环保的工厂,才不再受到低价产品的竞争,能继续花大价钱降低排放,形成一个有效的闭环。

带着断骨重生的决心,5600名督查人员在全国28个城市,开展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环保督查。

这场风暴之中,5万多家小工厂被封停、整改。

     

图:工厂被关停

没别的出路的小老板们,并不想就这么认命。为了躲避督查,简直是费劲了心思。

其实,大部分小工厂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装死”

河北省邢台市有个“陈哲广告制作”,是一家原本就被关停的小作坊。

督查人员来复查的时候,用力拍门拍了几分钟都没人搭理。

陪同人员觉得很正常:“都已经关停了,肯定没人了呗。”

细心的督查人员却感觉有鬼:

门口明明还能闻到味儿,里面也能隐隐听见机器运行的声音,这指定是还在开着工呐。

工作人员只能假装离开,安静地等待了十多分钟,再回来有节奏地轻轻敲击卷帘门。

果然,没什么警惕心的老板就过来开门了。

面对不肯认命的小企业,督查组也有更加彻底的手段。

河北任丘有个亚东胶厂,第一次检查时,正好逮到他们在直接排放有害气体,当时工厂就被断了电。

小工厂往往都生命力顽强,自己接根电线就能解决的小麻烦,阻止不了他们生产。

三个月后,执法人员再来检查时,发现这家工厂还在生产。

工作人员只能对他们进行了彻底地扫清:

他们把生产的原料和产品全都给搬走,把车间内所有电线电缆都拆了。巨大的反应机搬不走,也得把里头的电机拆了带走。

这样一来,彻底断绝了违法开工的念头。

虽然不情不愿,小工厂们也已经无路可逃。

他们在夜里偷偷开工,督查人员就能夜里两三点去埋伏;

他们在冒着大雨开工,督查人员专挑暴雨天去围堵;

他们把烟囱建得高高的,督查人员就硬是爬上20多米高的烟囱去测空气质量。    

现在各省督查都配备上了无人机,更是对小工厂的技术碾压。

那种专门趁晚上偷偷开工的工厂,原本让大家防不胜防。

毕竟人家督查人员也是人,不能天天夜里都在荒郊野外闻臭味儿啊。

无人机可就没什么限制了。机上自带上了空气检测仪,可以感应到PM2.5、PM10、扬尘、氮氧化物等气体浓度,有的还装了高分辨率数码相机、红外扫描仪。

河北省邯郸市有个合信钢铁公司,把不符合规定的两台烧结机偷偷藏在厂区内部,没人告诉你,外人根本发现不了门道。

可惜围墙关不住无人机,在厂区上头飞一圈立刻就给抓住了。

肉眼看不到的污染,也根本瞒不过它的眼睛。

   

图:肉眼vs超级红外

不过,话说回来——

你说这些小老板坏吗?

违规是违规了,但如果说是恶人,大概也算不上吧。

他们有自己的生计要维持,督察人员也有自己的责任要完成。

大家都不容易。

但是为了蓝天,我们必须继续。


3

比起工业排放的猫抓老鼠,更加让人头疼的是能源问题。

2008年,中国消耗的能源里煤炭仍占70%,是美国的4倍,甚至全球有一半的煤炭都是中国消耗的。

人们需要用它发电、取暖、工业生产……这是中国经济无比重要的一根黑色动脉。

 

财大气粗的北京,曾经搞出了让人惊掉下巴的方案:

取消全部煤电厂,改用天然气等清洁能源。

北京一年的煤炭消耗量直接减少了850万吨,省下来的煤要是全都捏成煤球,连起来可以绕地球7圈。

全国禁煤当然是天方夜谭。

动煤炭,难道中国从此不用电,不开工了?

不动煤炭,难道空气治理就这样停下来了?

中国再次向不可能的任务发起了挑战:煤炭还要继续用,污染排放也得降下来。

为此,中国制定了最严格的煤电排放标准:氮氧化物50毫克/立方米。

这个排放量,是美国标准的将近一半,只有欧盟标准的三分之一。

现在中国已经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清洁煤电供应体系,大部分的煤电厂能够实现的超低排放技术,在美国的普及率还不到1%。

图:燃煤电厂的改变

可是北方农村冬季的取暖,用不起这样的技术,他们仍是用的散煤——

它的污染物排放量是清洁煤的15倍。

中国再次拿出了大手笔:全面取缔散煤,让农村取暖都用上天然气和电力取暖。

铺设庞大的农村天然气管道,补贴昂贵的天然气价格,投入高达100多亿元。

可惜这一次,天不遂人愿。

2017年的冬天,在中国最需要天然气的时候,中亚对我们的天然气供应突然减少了一半。

原本就捉襟见肘的天然气储备瞬间不够看了。

一时之间,华北告急,华中告急,全国的天然气缺口高达113亿立方米。

“气荒”蔓延全国,供暖彻底跟不上了,甚至出现了教室太冷,小学生在室外写作业的新闻。

保证人民的生活要紧。

那个冬天,新闻发言人只得向全国宣告:这一庞大的环保计划失败了。

煤改气的脚步可以一时放慢,但能源改革却不能永远原地踏步。

以后的中国环保,该怎么办?

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已经没有别人的经验可以借鉴。

只有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4

这一片白云下面的巨型风车阵,或许就是答案。

这一次的启发,来自46年前。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

石油输出国组织为了打击以色列,宣布暂停石油出口,导致全球原油价格飙升了四倍。

当时的中国就意识到,能源是一个大问题。

然而相对于中国的巨大消耗量,中国的石油能源储备量堪称“贫瘠”。

现在依赖进口,那么未来呢?

自然而然的,中国将目光放到了可再生能源之上。

只是这条路,也没有那么容易趟平。

要建风电场,就得要到风最大的地方去,想要驾驭狂风,就得征服最艰辛的自然环境。

照片上的白杨河风电场,总是天朗气清,空旷而安静。

           

实际上,这里被称人们为“魔鬼风区”

肆虐的狂风甚至曾经吹翻过火车,一个小小的人类在这里别说站稳了,想呼吸都困难。

冬天这里有14级的大风,在50米高的风机上工作,站不稳就有生命危险。

夏天这里有超过45度的高温炙烤,除了加快干活儿,他们也没有别的方法能“防晒”。

如此艰苦的白杨河风电场,从建设到如今,工人们已经在这里坚守了十几年。

每一个风电场的建设,都是一次对艰苦自然的挑战。

建设张北乌登山风电场,工人们遇到了50年不遇的暴风雪,只能抗着100公斤的部件步行了3小时,把零件抬到风电场。

玛依塔斯风电场,狂风暴雪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一夜风雪过后,他们就要用铁铲挖开2米高的雪墙疏通前往电场的道路。

奋战几个小时的成果,夜里又会重新被风雪盖上。

通过这些艰辛的努力,我如今国太阳能发电装机量占全球的三分之一,风电装机量是全球的一半,雄踞长江的三峡大坝是全世界最大的水力发电站。

中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稳居世界第一。

大漠长风、碧波千顷、阳光万里,都被我们成功地利用了起来。

目前的可再生能源,还远远比不上煤炭、石油的地位 ,但它们代表着我们的未来,甚至是全人类的未来


尾声

2017年6月,美国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要放松煤电排放标准。

而与此同时,美国驻华大使馆08年就在屋顶装了一台空气质量监测仪,监测我们的PM2.5数据,至今还每小时都在推特上公布,居高临下地批评我们

和美国不一样的是,他们是发达国家,已经过了工业发展从0到1的阶段。

而我们,正在工业化的要紧关头。

发展的时候还得兼顾环保,妥妥的负重前行,不累吗?

当然了,我们每个人都会觉得麻烦。

想要减少垃圾污染,有几个人分类垃圾的时候不嫌麻烦?

想要改用清洁能源,有多少人愿意承担电费上涨?

想要提高汽油品质,有多少车主能够接受汽油涨价?

想要减少采暖季雾霾,有谁能接受在深冬里减少供暖?

其实,彻底消灭雾霾很简单,全面停工停产禁车,保准365天都是蓝天。

可我们身边哪一样产品不是工业生产出来的?要真这么干了,大家就得一起回归原始社会了。

环保就是一个让人烦得要死的选择,却永远都是必须要做的选择。

的确,北京2018年的PM2.5年平均浓度是51,离欧盟的15、美国的不到10,还有比较大的差距。

洛杉矶治理空气污染,用了50年;

西德治理污染,用了30年;

中国用4年的时间,北京PM2.5浓度降低了35%,石家庄下降了39%,保定下降了38%,这是美国花了16年才达到的成绩

中国的雾霾治理,历经千难万险,才迈出了第一步。

我甚至不知道,这篇稿子写完,雾霾会不会就再一次突袭北京。

但我不怕“打脸”。

因为选择了负重前行,也就是选择了步步艰辛。

苦难绝不会自动消失,只能被一一克服。

参考资料:

SCAPC,《一生常思祖国恩 一生常为祖国忧——记中国工程院院士郝吉明》,发布于微信公众号“大气污染来源与控制重点实验室”

贺克斌等, 《北京二十年大气污染治理历程与展望》,发布于联合国“科学-政策-商业”论坛

魏复盛主编,《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农学卷 第一分册)》

李新民,《中国清洁电力发展领跑全球》,发布于经济参考报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