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门新闻

张颐武:方方最低级,拿“极左”的帽子扣给质疑她的人


方方因为武汉日记受到关注之后,最近在微博的发言比较高调,比如,昨天有个人写了一篇文章,将方方形容为“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启蒙者”,方方转发了这篇文章,直接把一些质疑她的人说成了“极左”:

“不能把中国的前途交给那帮极左,由他们代表民意来操控国家的某些部门。学者们不一定要支持我,但应把反对极左的观点表达出来,要告诉民众一些常识。”

今天,北大教授张颐武在微博批评方方,认为“方方最低级”,“拿着‘极左’的帽子,扣向那些武汉为在生死边缘奋斗的梁小霞说句话的医生,和质疑她那个“满地手机”真实性的普通的读者。”

“向你要真实,就是极左,就要祸害国家?这是什么逻辑?这又是什么样的刻毒?谁和你争什么左右?争的是真假。”

张颐武还喊话方方:“医生们和我这样的读者都没把你当敌人,只是希望你的日记真实。请你和我们一起求真。只要你不再有那些虚假,你的日记应有的价值也会被认识。”

“读者看不起的是你的虚假,如果你能有证据,你日记的一些真情实感还是不会被忽视。我们不会像你这样做。我们大家和你不是敌人,尽管你的一些作为超出了底线,但我们还是觉得这是一个作者的一次偏离,还是希望你拿出证据或更坦诚地道歉。这样你的日记也会获得自己的真正价值。”

方方,图自视觉中国

张颐武全文:

方方最低级,最下作的就是拿着“极左”的帽子,扣向那些武汉为在生死边缘奋斗的梁小霞说句话的医生和质疑她那个“满地手机”真实性的普通的读者。他们无非就是要真实而已。就被你这样血口喷人,恶意攻击。

​谁不知道你想说什么?把这些普通读者和医生说成这样,当然不能忍。向你要真实,就是极左,就要祸害国家?这是什么逻辑?这又是什么样的刻毒?

医生们在第一线一直为拯救生命奋斗,对你的没有操守,为追求流量和轰动对在生命边缘的梁小霞没有尊重说两句,你就这么污蔑他们,把他们和四人帮相提并论,你是多么没有底线。大家问问你言之凿凿的“而更让人心碎的,是我医生朋友传来一张照片。

让这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已化为灰烬,不说了”。里面的那个满地的手机的照片在哪里?无非希望你拿出证据,为这件已经在全世界沸沸扬扬的事情提供你具有的事实根据。你就说都是是极左要祸害国家?你有没有点做人的准则?谁向你要一点真实,就是祸害国家的极左,你太自恋太不能实事求是了吧。

这种血口喷人你自己不觉得离谱荒唐?谁和你争什么左右?争的是真假。

我们都对武汉艰难充满感情,对武汉前期的问题呼吁追责,医生们不用说,其他质疑你的网上的人们也都在呼吁。连我也在一月很早就对“训诫”做了质疑,对前期的问题呼吁追责,也对李文亮医生充满了真诚感情。

我的微博里明明白白。我们谁也没有回避问题。我们对武汉早期情况的求真很真切。但这样就不应该对你的日记求真,就得忍受你的虚假吗?就要把要点起码真实的要求说成有人要怎么弄的阴谋论来挑动你的粉丝的情绪吗?

我们凭什么被你这样污名化,用最低级的扣帽子打棍子的方式来诬陷,去煽动你那些已经民粹癫狂的粉丝。我们凭什么让你这样肆无忌惮地羞辱。

这样没有任何根据的话,你就随意说出,用阴暗来攻击医生和普通的读者,他们无非就是向你要一点真实。还是说,武汉人民不容易,不应该用虚假的东西来亵渎他们。真实足够有力量,不应该用虚假来为自己谋取流量和轰动了。做人要有点起码的良知和准则。

我最觉得不能不说是,这样的虚名,这样的挑动,用伤害梁小霞和读者,伤害医生们得到点东西,又有什么意思?医生们和我这样的读者都没把你当敌人,只是希望你的日记真实。

请你和我们一起求真。只要你不再有那些虚假,你的日记应有的价值也会被认识,不必在恐惧和担心你因为没有真实而被读者唾弃,就极端到这么失态地血口喷人了。

读者看不起的是你的虚假,如果你能有证据,你日记的一些真情实感还是不会被忽视。我们不会像你这样做。我们大家和你不是敌人,尽管你的一些作为超出了底线,但我们还是觉得这是一个作者的一次偏离,还是希望你拿出证据或更坦诚地道歉。这样你的日记也会获得自己的真正价值。

大家一起面对真实。这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