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门新闻

发现非法饲养大型犬报警却被告知“疫情期间不出警”,后续来了


5月20日上午,作家@苏小懒 在微博上发文,称自己日前在居住的小区附近,发现有饲主圈养大型犬,而据北京市相关养犬管理之规定,在四环区域内都是禁养大型犬的。她据此向养犬办报警,却被告知“疫情期间不能出警”,由此引发舆论关注。

据@苏小懒 微博介绍,两年多以来,她经常在自己居住小区附近的马路遇到一个饲主在不牵绳的情况下遛养着德牧这样的大型犬。自己胆子小,遇到的时候都会被吓得赶紧往路边躲,饲主“似乎也知道理亏,用手抓了下脖套”。

不久前,自己曾就此事给养犬办打电话,获得答复却是“疫情期间不能出警,让我跟对方好好商量”。

微博发出后,@苏小懒 获得了不少网友的声援和支持,但也有部分网友提出质疑,例如“伤害都既未发生,为什么要报警呢”;又如,有网友提出,“怕狗又不是怕人,好好跟狗主人商量不就完了吗”;还有网友指出打电话给养犬办,被告知“不能出警”的描述可能不实,或存在夸大之嫌。

面对这些质疑的声音,@苏小懒 几次编辑微博做出解答和回应。

首先,她解释,自己去年就有进行过投诉,但是没有人管。而打电话给养犬办发生在今年4月11日,对方“说疫情关系,他们不能进小区管,让我跟对方商量,邻里邻居的好好说话”。她说,对于出警的描述确实是不清楚的,但自己也是被养犬办工作人员的回复给弄混淆了。

@苏小懒 说,“也许用出动更合适?我不知道养狗办的工作人员是不是警察编制”。

其次,@苏小懒 又提到,当天早上,她同样有打电话给养犬办,后者却让报警人自己去查违法圈养大型犬饲主的住址,“查清楚她住哪个小区哪个楼哪层”。此番回复再度令@苏小懒 感到错愕,拒绝后,养犬办再称,“他们人手不够,让我找居委会和片区民警”。

尽管感到不理解,@苏小懒 还是按照养犬办工作人员的吩咐打电话到了居委会那边,被告知要等消息。

@苏小懒 强调,自己并不是没有投诉过,但是要么没人管,要么就是没有下文,这令她感到郁闷。

对于部分网友质疑她为什么不先选择与饲主沟通,@苏小懒 回说,相关法规明文规定禁止饲养大型犬,“她自己不知道吗?何况还不戴狗链?我不敢跟她商量,这狗能直接把我掀翻。我怂,行了吧。”

此外,@苏小懒 还提供了其它的照片佐证其投诉的饲主确实长期存在着遛狗不牵绳的不文明行为。

据查询,《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早在2003年10月15日就开始实施。

该规定第七条提到:

本市东城区、西城区、海淀区、丰台区、石景山区、朝阳区为重点管理区,其他区、县为一般管理区。重点管理区内的农村地区,经区人民政府决定,可以按照一般管理区进行管理。一般管理区内的城镇和人口聚集的特殊区域,经区、县人民政府决定,可以按照重点管理区进行管理。

该规定第十条又提到:

在重点管理区内,每户只准养一只犬,不得养烈性犬、大型犬。禁养犬的具体品种和体高、体长标准,由畜牧兽医行政部门确定,向社会公布。 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危险物品存放单位等因特殊工作需要养犬的,必须到单位所在地公安机关办理养犬登记。

2019年,北京市养犬办公室公布的最新“禁养犬种”名单中,德牧赫然在榜。而《北京市区养犬须知》第五条也提到,对烈性犬、大型犬实行拴养或者圈养,不得出户遛犬。

@苏小懒 的经历引发舆论关注后,居委会和社区民警21日给她打来了电话,告知他们已经找到饲主并进行了上门告知,全程录像,限定对方必须在三天时间内将狗送走。否则,将上门把狗收缴。同时,@苏小懒 还得到了民警的手机号码,让她之后可以直接拨打民警的电话反映问题。

或许,我们要从一次次的基层治理中才能知道到底哪个地方是全国养犬管理最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