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门新闻

天门山翼装飞行女被广泛批评,充分说明了我国依然是前发达国家


1、

天门山翼装飞行女失败身亡,在互联网激起的涟漪依然没有完全消散。

自从这件事发生以后,网上对此的反应,基本上是一边倒的批判之声。

其中很多人抨击这个号称极限运动女神的女大学生,是典型的“后浪”,她有钱有闲,拿自己的命去瞎折腾,让很多人在“羡慕嫉妒”之余又有点“幸灾乐祸”。

几乎在同一时间,另一位从事极限运动的知名人士韩船长,却在网上收获了一片赞美之声。因为他在驾驶帆船通过充满海盗风险的亚丁湾时候,巧遇2艘中国军舰,其中一个主动提出要为他护航。消息传出,引发网上一片自豪。

当然,韩船长被网友夸赞,重点不在于他的帆船运动,而是他恰巧遇上中国军舰护航。

要是大家知道他所从事的,也是一项极限运动,而且危险性一点也不亚于翼装女,而且还卖掉了自己的房子,不知道又会作何种感想。

2、

可能很多人对于翼装女的批评,来自于她的家境。从网上的消息我们可以知道,这名现年仅仅24岁的女大学生,据说从18岁左右,就开始玩过很多种极限运动,包括但不限于滑雪、跳伞、潜水,以及翼装飞行,总之,都是啥刺激就玩啥。

因为长相姣好,极限运动很少出现美女,所以她在圈中很出名。

毫无疑问,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如果不是家里有矿,不可能撑起她的这些爱好。

她确实是某些人眼中的“后浪”,从小就有了“选择的权力”。

但其实从事极限运动,一定需要家里有矿吗?

至少从韩船长的经历来看,并非如此。韩船长现在也算是网红了。他的经历也被粉丝一一发掘出来。他出生于1985年,父母都是普通老师,在30岁之前,他也都是按部就班工作、结婚而已。

30岁那年他跳出了按部就班的生活,想要去追求内心的某种梦想,花了5年时间在欧洲各国游历,学习航海各种知识,去年卖掉了自己在成都的房子,开始自己的单人帆船环球航海旅行,计划从北欧出发,回到中国,最近刚刚路过亚丁湾。

这就是韩船长的故事。

3、

其实要谈到翼装飞行和单人帆船环球航行这2个极限运动,到底哪个危险性更大?

很明显是帆船。

翼装飞行最大的危险性,是来自空中的乱流,差不多就这一个不确定因素。

但是帆船环球航行的危险性因素就太多了。一个人,一艘船,独自漂在大洋上,而且是那种大多数地方,连个手机信号都没有的区域。你看韩船长和军舰联系靠的是啥?

你得懂航海,你得懂帆船,你可能随时要潜水处置被垃圾缠绕的发电机,你要随时面对并处置海洋上的各种大浪,各种风暴,各种恶劣天气……

翼装飞行,就那么一下子就完事了;韩船长这个帆船航行,可是持续大半年,一直要漂在大洋上啊。你说哪个更危险?

很多人抨击翼装女是“玩物丧志”,为了追求人生的刺激,搞这么危险的极限运动,非常不值得鼓励。

那韩船长呢?他长达半年,差不多80%以上的时间,都是一个人漂在海上,他会不会死在航海的半途,如果那样,妻子和女儿怎么办?

他卖掉了房子会多大影响自己的家庭?

所以我觉得很多人批评翼装女,是不公平的。她现在还不像韩船长那样有小家庭义务,对吧?她的命她拿去挥霍也就挥霍了,当然她不幸去世肯定对父母打击很大。

所以我不明白很多人抨击翼装女,如果你要说她是家境优越的后浪,玩极限运动刺痛了社会上大多数普通人

那王思聪又怎么说?拿着老王的5个亿瞎折腾,天天嘚瑟,翼装女至少人家平常很低调了,如果不是这次出事你会听说她?

4、

韩船长为何会在30岁的时候,做出这样的人生举动?

翼装女为何在18岁的时候,就要去玩极限运动?

人这一辈子,总要折腾点什么。

那些有地位的人,有自己的事业要追求,或者是权力的欲望,或者是人生的成就感,他们的时间很宝贵,他们没空去玩极限运动;

那些还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人,那些物质财富还不富足的人,他们为了生存下去而奔波,他们也没空去玩极限运动;

还有一些所谓的中产阶级,有很大的焦虑感,时刻担心阶级下滑,所以天天追求学区房,从小就把孩子往起跑线上去逼,他们也没有时间去玩极限运动。

但是这个世界上,处于中间阶级的某群人,他们既没有很大的事业追求,也不再挣扎于物资富足,更没有阶级跌落的焦虑,天天要做个奋斗逼。

但是人这种动物,就是有点贱啊,你不给大脑找点追求,它就要给你找事儿。走到中年的人们啊,发现自己这辈子也就这么回事了,但内心还有一些冲动,脑子还有点想法,身上还有点力气,你不去折腾点东西,就感觉是荒废生命。

就像韩船长这样,他找到了属于自己人生的乐趣。守候身边夏夜安稳的池塘太久,他就想去看看外面奔腾的海洋。

他就想去浪一把。

这有什么不对呢?

翼装女本质上和韩船长不一样。她可能还进入韩船长那个人生阶段,但是人家爱玩一点,本质上也没有错啊。

有的人天生就是不安分,不喜欢既定的生活轨道,他们就是想出点格,搞点刺激性。

我看这没有什么不好,只要他不影响别人。

所以像韩船长这样独自一人帆船漂流,和翼装女这样想在天空中翱翔,人家自己想明白了,就去折腾了,有啥好批评的呢?

说句不好听的话,不幸身亡了,命也是人家自己的。

5、

中国人,咱们这个民族,吃苦耐劳,什么都好。

我看就是有一样不太好,对于爱玩这个事儿吧,天生有抵触情绪,玩物丧志这个成语就说明了一切。喜欢玩,在老祖宗那里就觉得是不正经的人干的事儿。

咱们中国人还有一个特点,这个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就是特别注重家庭财富积累。

这在历史上,是因为东亚这片大陆,内卷化太严重。就这么点土地,养活的人越来越多,内卷化越来越严重。大多数中国人的家庭观念里面,家里一定要有隔夜的粮,一定要有足够的储蓄,好应付各种突发事件。

这本来是个好事,但是也是坏事。

好就好在,中国人遇到什么灾难都不怕。就比如这次疫情,为啥咱们中国应对这么好?咱们工业门类齐全,储备的医疗物资足够,医疗人才足够,加上中国人守规矩,所以上下一心很快就控制住了。

那坏在哪里呢?就是中国人不肯消费,不敢消费。

不是说咱们中国人不消费,咱们的消费市场已经够大了。而是说中国人的消费观念还是有点……怎么说呢?就说房价问题。

最近深圳的房价又开始挑动国人的神经,某些豪宅单价卖出了每平方20万,据说依然是一抢而空。

房住不炒已经说了好几年了,似乎房价就是摁不住。为啥?

其实在中国房子已经不是单纯的房子了,某种程度上,房子是中国某些家庭变相的储蓄。中国人的钱不存银行了,换成存在房子里面了。但本质上,它还是反映了中国人喜欢存钱的观念。

它还是反映了中国人注重家庭财富积累,不注重消费的,千百年来的社会生活习惯。

社会财富,需要拿出来扩大再生产,不能流通的财富,对于社会发展反而是某种负担。这就是中国人这种不爱消费的不好之处。

对于很多中国家庭来说,手里不握个百万以上的存款,他就觉得不安全。这是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观念,简直就是刻在基因里的执念。

咱们常常说美国人,西方人,喜欢超前消费。这次美国人要他隔离,为什么做不到?因为很多美国家庭是月光,是周光,不出来工作就要饿死。

西方人的消费观念是一个极端,但咱们中国人的消费观念,难道不是另一个极端?

6、

世界上很多国家对中国人的印象,乃至对东亚人的印象,就是好读书的书呆子。数学好,智商高,就是不喜欢运动。美国的初中生、高中生下午放学都去游戏了,中国的孩子放学都去上课外辅导班了。

世界上最好玩的体育产业,无论是职业化的足球、篮球,还是网球,咱们中国人统统玩不过欧美国家。这么多年了,GDP,大飞机,芯片什么的,咱们国家不说追上西方国家了,但是至少差距不大了。

唯有足球、篮球这些游戏,咱们国家和世界一流水平差距越来越大。

为什么?

因为中国的孩子都去读书了,都去奋斗了,没有人去玩这些游戏啊。

但是,难道中国人天生就喜欢吃苦耐劳,天生就喜欢逼自己奋斗,不喜欢享受生活吗?

人的天性就是好逸恶劳。

中国人并不是不喜欢游戏,不喜欢玩乐。还不都是被逼的?

老祖宗生活的这片大陆,自古以来内卷化严重;近代以来中国更是落后挨打,到现在咱们还说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有好多中国人没有脱贫啊。

说到底,咱们是穷日子、紧日子过惯了啊。

说到底,咱们还说个前发达国家。

咱们国家还是在卯足了劲在积累物资财富,咱们中国人的观念还是要富强、富强、富强,中国人光是自家人追赶自己人都已经活得很累了。

外国人,他们根本就不能理解中国人的这种焦虑感。

正是因为大多数中国人的观念,要积累,不要浪,不要玩物丧志,不要去玩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正是中国人的这种观念,导致大多数中国人,根本不能理解韩船长,不能理解翼装女的想法。

所以翼装女玩极限运动出事,被广泛批评。大家都说,你看玩出事了吧?什么极限运动?都是赌上自己的命去找刺激,都是败家子,都是不务正业。

所以我觉得如今网上对翼装女的大多数批评,其实是一种悲哀。一个爱玩的人本来没有错,尤其是他的行为并没有影响他人,当我们的社会,当大多数人都觉得爱玩是一种错的时候,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啊。

7、

那些批评翼装女的人,其实咱们假设一下,扪心自问,假如你有她那样的家庭条件,你会不会去试试?

我想,在尽量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大多数人都乐于尝试这些新奇的游戏吧。

说白了,还是咱们国家大多数人,大多数家庭还不够富足啊。

如果有的选,谁不想自己想吃啥就吃啥,想住哪里的房子就住哪里的房子呢?

当有朝一日,咱们国家进入发达国家了,当有一天我们的社会生产发展到一定水平,物资供应非常充裕了,我想那个时候爱玩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

曾几何时,坐飞机对于中国人来说都是一种奢侈。如今大多数人坐个飞机都不算个事儿了。这就是社会发展带来的便利。

那个时候大家肯定会越来越理解各种极限运动,甚至会出现更多更加新奇的运动,更加稀奇古怪的游戏。

生命就是一种体验的过程。没有谁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干活而存在,我们创造财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有更多机会,去经历各种生命的体验吗?

不是说要大家都像翼装女,韩船长那样,以此为追求,甚至以此为职业,而是说当大家想去玩一把,就可以随便玩一把。

这正是咱们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目的所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