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门新闻

陕西22岁“黑户”女孩前脚领了身份证 后脚就急不可待地干了这件事…


陕西都市快报2020-06-20

身份证的重要性!

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

它是一个人独一无二的身份证明

而且,上学、结婚、住宿、出行…..

这一生都离不了它

孩子一出生就落户

这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

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对于22岁的熊娟来说

这是一件根本不敢奢求的心愿

“黑户”22年

到底咋回事?熊娟,今年22岁,

在长达22年的时间里

她一直都证明不了自己的身份。

求助人熊娟:“特别痛苦,就像飞机、高铁、火车之类的,我都坐不了,因为我没有身份证。 ”

她,身世坎坷,拥有一张自己的身份证成了她梦寐以求的奢望。她说我想买张车票,回蓝田看看她爷爷。

求助人 熊娟:“坐车也要扫码,出村也要身份证,进别人村也要身份证。”

熊娟告诉记者,去年过年前,她来到了男朋友的老家——泾河新城。随着疫情的发展,没有身份证的她寸步难行,甚至连家门也出不了。而这一切都和自己的身世有关。

求助人 熊娟:“我大妈是我养母,她说,我生下来我妈就不在了,我爸就迁怒于我,想把我弄死。 后来我大伯和我大妈觉得我可怜,就把我收养了。那时候,计划生育超生,就一直没有给我上户口。 ”

熊娟告诉记者,小时候自己就在村里的小学上了六年,初中刚上了一学期,因为身份证的原因就又不得不辍学,辗转来到西安,打工为生。

求助人 熊娟:“就在小饭店里打工,一般就是管吃管住,不用身份证,一个月一两千块钱,一直一个人过到了现在,直到遇见了他。”

熊娟口中的他,就是眼前这名名叫尹朋的男子,和熊娟认识五六年,他俩也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没有身份证,熊娟不能领结婚证,就没办法在医院生孩子。

求助人 熊娟:“我爸我妈不在了,我大伯也不在了,我大妈改嫁了,我现在啥都没有。”

身世坎坷辗转两地

上户口难上加难

为了让熊娟拿上身份证,男朋友和她辗转跑了很多个地方。他们拿到了三纸证明:分别是蓝田县的和临渭区的两张证明,但是身份证还是办不下来,这一切就卡在了临渭分局给的材料书上,上面说明他们还需要拿上收养证以及出生证,而这两个证他们压根就拿不出来。

熊娟男友 尹朋:“当时跑到派出所,派出所让我到民政局去,民政局把这些东西一看,说得有收养证,还有出生证,现在就缺这两样东西。 ”

熊娟说之所以手续这么难办,主要是因为牵扯到两个地方和家庭。 根据熊娟描述,她在蓝田县出生,母亲生她时难产去世,当天她就被大伯大妈抱回领养,此后就成了她的养父母。半年后她随养母一家迁居至渭南市吝店镇。生父在她3岁时因病离世,亲生的哥哥姐姐也不和她来往。几年前养父去世后,养母也改嫁了。因为当时在村里出生,又是亲属抱养,出生证和收养证自然难以提供。 一提起身份证的事儿,熊娟就忍不住落泪,抱着试试的态度给都市快报打电话求助。

记者接到求助,就带着熊娟和她手上的材料,赶往110公里外的她养母家,渭南市临渭区吝店镇刁刘村。

民警:情况太复杂 尽快处理

如今没有户口可以说是寸步难行,陕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在2016年就发布了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士登记户口问题的实施意见,其中明确规定了十一种无户口人士的解决办法,那熊娟的遭遇,属于其中的哪一种呢?

吝店派出所户籍民警:“难点 在于她这个情况确实太复杂了, 目前我们所有发布的无户口人士的手续,没有一项政策符合她的情况, 她只能属于其他无户口人员。”

民警加班加点了解了调查熊娟的详细情况 ,但是由于熊娟提供的资料和蓝田县的系统上有出入,只能前往蓝田去调查核实一下详细情况。

根据熊娟提供的蓝田县村委会的证明,记者来到所在辖区的普华派出所,渭南和西安两地警方都在调查处理此事,需要解决这件事要先进行这两步。第一步在这边派出所查询和熊娟有关亲属的信息,第二步和民警一起进村,到村委会以及周边了解熊娟的个人情况。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刚进行第一步,查档案就遇到了问题。

蓝田县公安局普化派出所所长 闫卫军:“当时她所说的出生地蓝桥镇,属于以前大寨派出所管,她母亲如果不在了,可能还查不到她母亲的户籍,就是说2003年之前户口信息不一定能查到。 ”

出生地溯源:见到知情村民

联系上亲生姊妹

记者和民警来到了熊娟所说的出生地,见了两位对此事有所了解的村民 ,他们说熊娟原来的家就住在这大山深处,开车上去至少需要3个半小时,当时的村民也是因为条件实在不适宜居住已经举组搬迁到宝鸡眉县, 而熊娟也在民警配合下,联系到了三个亲姐姐,通过讲述,她了解了自己家庭的一些故事,也突然发现亲情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求助人 熊娟:“我以前是挺恨他们的, 20多年也不问我,也不联系我。我现在也知道他们的痛苦,他们过得也不好, 他们比我苦一万倍,有机会希望我们姐妹几个一起回老家,到我爸妈坟上看看他们。 ”

在民警四天连续工作后也终于有了些眉目。

渭南公安局临渭分局户政科科长 任文艳:“我们核查到熊娟父母的相关信息,因为移民搬迁,他们已经把整体户口划分到眉县了,但是在户籍室我们没核查到熊娟的户籍信息。鉴于这样的情况,我们临渭公安分局根据无户人员相关的报户规定,核查熊娟的真实年龄,核查熊娟大妈和熊娟的抚养关系,核查熊娟13岁以后离开临渭的相关情况 ,对熊娟进行血样采集,争取在我区将熊娟的户口进行解决。 ”

“黑户”女孩不再黑

拿到身份证干的第一件事竟是……

求助快报,记者帮忙,两地公安,倾力配合,终于熊娟终于拿到了心心念念的户口本。求助人 熊娟:“就想领结婚证, 希望身份证赶紧下来,去眉县找我姐姐,给爸妈上坟,我爷爷年龄也大了,去看看我爷爷, 还有我哥,我哥身体特别不好。感谢你们记者和民警!”

今天,熊娟特意为我们《都市快报》做了一面锦旗表示感谢。不过,不仅仅是为了表达感谢,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希望记者能见证。

领证啦!

熊娟男友 尹朋:“早上赶紧跟我老婆去照的照片,办得都是加快的。我要给我老婆真正的一个名分。”

求助人 熊娟:“一刻也不想等。 和他领了结婚证,我现在也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家庭。”

熊娟男友 尹朋:“这是最开心的一天。”

求助人 熊娟:“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六七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