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门新闻

没有人比虎扑网友更懂小学课文!


本文原创于微信公众号:差评  作者:差评君

喜欢逛贴吧和论坛的差友们,应该对水帖这玩意不陌生吧?

众所周知,因为发帖和回复都会获得经验,为了升级,苦于没有新鲜事可以分享的网友们,就发明了各种各样的水贴形式。

有人走创意路线,在贴吧的远古时代,这种看似无聊的帖子动不动就能吸引上万个一起盖楼的吧友。

有人走争议路线,抛出一道两难的选择题,就能让网友们争论不休,进而获得大量经验。

久而久之,这种内容空洞无聊,又占据版面的水帖,开始遭到网友们的唾弃,再碰到这种帖,你总能看到 “ 经验是你爹 ” ,以及一张写着 LZSB 的动图。

但是在最近的虎扑上,一种名为 “ 课文水帖 ” 的形式,非但没有招来网友们的厌烦,反而吸引了无数人的赞同。甚至在这些帖子里,形成了一个个大型青春回忆现场。

此话怎讲呢?

起初,一个网友可能只是想赚点经验,水上一帖,于是就上传了自己爱看的小学课文。

就拿这篇《 珍珠鸟 》来说吧,标题和内容看似平平无奇,就是贴上了课文原文和作者:

本以为帖子会无人问津或是被喷,没成想,这篇《 珍珠鸟 》居然承载了网友们这么多的回忆。

有人说,小时候在读课文的时候幻想过养一只珍珠鸟。

而且,虽然《 珍珠鸟 》并没有要求背诵全文,但是课文开头的那句 “ 真好!朋友送我一对珍珠鸟。 ” 深深地刻在了很多人的脑海里。

有人甚至对这句话都形成了条件反射,一听到 “ 真好 ” ,就会不由自主地接上后半句。

很快,课文贴就在虎扑流行开来,网友们争先上传自己童年最爱的那篇课文。

有人贴出现实主义课文《 穷人 》:

课文讲述了一对善良的穷夫妇收养邻居家孤儿的故事,列夫 · 托尔斯泰的文笔在小时候看起来有些晦涩,但现在看来,这段描写却让人觉得极其细腻和真实,大家都感动得稀里哗啦:

 “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昨天。唉!她死得好惨哪!两个孩子都在她身边,睡着了。他们那么小……一个还不会说话,另一个刚会爬…… ” 桑娜沉默了。

渔夫皱起眉,他的脸变得严肃、忧虑。 “ 嗯,是个问题! ” 他搔搔后脑勺说, “ 嗯,你看怎么办?得把他们抱来,同死人呆在一起怎么行!哦,我们,我们总能熬过去的!快去!别等他们醒来。 ” 

但桑娜坐着一动不动。

 “ 你怎么啦?不愿意吗?你怎么啦,桑娜? ” 

 “ 你瞧,他们在这里啦。 ” 桑娜拉开了帐子。

有人贴出作家林遐描写家乡景色的《 海滨小城 》,这篇文章在当年看似来极短、也没什么故事性,大家都不爱看。

但在论坛里偶然看到,却给人一种海风扑面,清凉透过屏幕吹到脸上的感觉。

评论区里,网友们纷纷猜测这座小城到底是哪里,最终通过军舰、亚热带、凤凰树等细节推测出是湛江。

冯骥才的《 挑山工 》也是网友们最爱搬运的课文之一:

评论区里,有人说文章只是在描写挑山工们辛苦的生活;有人说挑山工是现代社会被压榨的老实人们;甚至还有人得出了这样的理解:其实人人都是挑山工。

曾几何时,差评君害怕的就是语文考试里的阅读理解,但是在这篇看似朴素的文章评论区里,却津津有味地看起网友们对课文不同的理解。

不仅如此,很多人一直觉得语文书里都是一些老掉牙的文学作品,其实根本不是如此。

在旧版义务教育实验《 语文 》八年级下册中,就曾经收录了日本科幻作家星新一的作品:《 喂,出来 》。

讲的是地球突然出现了一个可以容纳垃圾的无底洞,最后把垃圾再倾泻回地球的故事,脑洞大开。

甚至在有人搬运了《 西门豹治邺 》之后,很多人认为,这篇文章就是网文届最火的 “ 扮猪吃虎式爽文 ” 的鼻祖。

因为西门豹行事果断,毫不墨迹,在那个时代,能够破除封建迷信,十分圈粉,简直就是超级英雄电影主角般的存在。

有的课文可以引起大家的回忆,有的课文居然还能引起大家的食欲,在课文的吃播届里,《 我的叔叔于勒 》肯定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在有人搬运了这篇课文之后,大家对课文的内涵讨论不多,但几乎每个人都对文中吃牡蛎的样子难以忘怀:

 “ 她们的吃法很文雅,用一方小巧的手帕托着牡蛎,头稍向前伸,免得弄脏长袍;然后嘴很快地微微一动,就把汁水吸进去,蛎壳扔到海里。 ” 

在 B 站上,还有人模仿两位课文里的吃法录了视频,算是了却了童年的一桩心愿。

图片来自 B 站 up 主 @ 阿松的 blbl 嘻嘻嘻▼

除了牡蛎,汪曾祺《 端午的鸭蛋 》中流油的咸鸭蛋;朱自清《 背影 》里的橘子;鲁迅《 社戏 》里的罗汉豆;《 我爱故乡的杨梅 》中的杨梅,因为对食物的描写太生动,被并成为课文届美食的四大天王。

童年的想象往往是最美好的,长大之后,当你吃到这些东西,往往也就是幻灭的时候。

不同于,这些引起网友共鸣,却又在大家长大后散落在记忆里的课文,还有一篇课文,不仅让所有人记忆犹新,甚至在创作百年之后,还影响着现代的流行文化。

那就非鲁迅的《 孔乙己 》莫属了。

文章中的金句, “ 读书人的事,能叫偷吗? ”“ 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 ;以及那段对孔乙己涨红了脸的描写,你可以在互联网的每个角落见到,几乎能在任何场合使用。

甚至都推出了 SCP 版本:

在 B 站上,还有很多根据《 孔乙己 》进行的二次创作。

元首可以是孔乙己:

图片来自 B 站 up 主 @白狗柠檬茶▼

连鸣人都能是孔乙己:

图片来自 B 站 up 主 @锅盖哒▼

在差评君上学时,最害怕的就是考试时候的阅读理解,以及课文之后的 “ 并背诵全文 ” ,所以课文在很多人的记忆中,往往是枯燥和痛苦的代名词。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大家能在十几年后,又自发地搬运、怀念、讨论这些课文呢?

究其原因,当我们的阅历随着年龄一同增长,对课文的理解也会和童年截然不同,小时候觉得孔乙己是可悲可笑的,长大后再读《孔乙己》,突然发现孔乙己就是我们自己。

一如庞麦郎在歌里唱的那样: “ 有些事我都已忘记,但我现在还记得。 ” 

这些在当时死记硬背的文章,看似被你忘记,其实藏在了你的潜意识中,当你有一天看到 “ 挑山工 ” ;来到 “ 海滨小城 ” ,课文中的描写便会涌现出来,给你一种神奇的感受。

更何况,在这个被短视频和段子包裹的时代,能够静下心来重读这些名家著作,更成了一些人在忙碌生活中触碰经典、怀念青春的窗口。

就像在搬运《 珍珠鸟 》的那个帖子下面,每当有人说出 “ 真好 ” ,后面那句 “ 朋友送我一对珍珠鸟 ” 便会脱口而出。

一唱一和,恍惚之间,好像回到了美好的中学时代,趴在桌子上一抬头,阳光洒到了肩膀上。

图片、资料来源:

虎扑

知乎

Bilibili,@阿松的 blbl 嘻嘻嘻;@白狗柠檬茶;@锅盖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