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门新闻

健康包-中医-政府,看一个旅美学者是如何连成一线抹黑中国的


6月25日,美国媒体《纽约时报》在其官方网站上刊登了一篇文章《A Coronavirus Care Package From China》(来自中国的冠状病毒“健康包”),随后又同步分享到脸书、推特等社交平台。

此后,文章进一步被刊登在这家媒体的周末版纸本上,题目改为《The China I Carry》。

网页截图

这篇文章能够被《纽约时报》如此广为传播,没有别的理由,就是因为文章的内容符合外国媒体抹黑中国的总基调。

首先,我们可以看到文章的作者叫yangyang cheng。

查询了一下,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曾就读于中科大少年班,后赴美留学,于2015年拿到芝加哥大学的物理学博士学位。目前的身份是康奈尔大学的粒子物理学家和博士后研究员,同时也是大型强子对撞机CMS实验的成员。

此外,她还很不务正业地在《纽约时报》《外交政策》等外媒上发表过多篇非学术性质的文章。

中文互联网上对其名字的音译是“程阳阳”。为了行文方便,下文也统一采用这一音译。

资料图:程阳阳

程阳阳的社交账号

过往报道截图

其次,文章究竟说了些什么,我给大家简单地捋一遍。

开头很快地进入主题,说自己收到了中国驻美大使馆发放的“健康包”,大致描述了一下它的外观,以及上面有两句话“祖国永远在你身边”和“来自万里之外的真情”。

这里的用词,一下子就让人不适了:“深红色和鲜黄色相间的背景和中国国旗的颜色是相同的。”

怎么个相同法?程阳阳倒是上个照片啊!

然而并没有照片,整篇文章有的只是两张非常抽象的配图↓↓

紧接着,程阳阳介绍了“健康包”里装了哪些东西:口罩、消毒湿巾、防疫小册和连花清瘟胶囊。

重头戏来了,程阳阳围绕着连花清瘟胶囊开始进行讲述。

她回忆起小时候生病时,母亲给自己喝中药的经历:

每次去看中医,对面坐着的永远是那位满头银发的老先生。他问了自己几句后开了药方。药房的学徒按方称量各味药材,一包一包地装好。回到家中,母亲会从厨房柜子里拿出一个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砂锅开始熬药,最后面这些中药送到嘴里时奇苦无比。

程阳阳说,她会很认真地研究每一次的药方,结果发现:即使是差不多的症状,药方上的药材是不一样的;即使用到了同一味药材,也会多上几克、少上几克……这让她很苦恼。

有一天,她就跟母亲顶嘴了,说自己不相信中药,不会再喝了,但最终还是被母亲强硬地回绝了。

顶嘴的过程大致就是——母亲认为,这是祖先传承下来的智慧和结晶,它的神奇之处在于,使用到每一味药材的目的是为了调理身体,通过对身体的调理,使得病情好转;自己则是反驳到,像是鲁迅先生这样的作家都反对中医。

有意思的是,鲁迅对于中医具体是什么态度,她没有说。只是在接下来的篇幅中,她就转而叙述中医一百多年来的发展历史,尤其提到中医在清末民初被边缘化和排挤的“惨况”……

程阳阳高明就高明在这里:描述一下中医的一百年多年前的处境,刚好和鲁迅生活的时代契合,又提到鲁迅先生弃医从文,曾认为“学医救不了中国人”,这个逻辑的闭环就这么形成了。

不了解中国历史和鲁迅其人的西方读者,很容易就被糊弄到。

如果看到这里,仅仅认为程阳阳是想通过表达自己对于中医的不信任,从而扯到“健康包”背后的中国政府,那么还是过于天真了。

前面不是说,程阳阳介绍了一下中医的百年发展史嘛,那么肯定也包括了新中国成立后的时间段。

程阳阳的形容是,中医开始变得制度化,能够获得资质的中医师数量很少;同时,“中医还被裹上了意识形态的外衣——被政府宣扬为中国独有的医疗体系”。

接下来,程阳阳就谈到了中医中药在此次新冠疫情中被广泛运用:

中国政府从民间对于传统医学持续的情感诉求中看到了政治机遇:如果民众接受中医代替西医的治疗方法,那么他们也就更容易接受共产党的治理模式,从而拒绝西方社会输出的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

……没有临床数据显示它的确有效,但是传统药方却成为了增强民族凝聚力的良药。

坐在美国的家中,我们不可能奢求程阳阳了解中国实际的抗疫情况;但是把中医说成是一种意识形态,是中国政府企图让它的人民拒绝自由、民主和人权等普世价值的工具???

然后,程阳阳又说自己看了看“健康包”上的那句话“祖国永远在你身边”,涌上心头的感觉是一阵阵的尴尬与不安。

文章的最后一部分,程阳阳开始讲述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逃离中国”的。

比如说,她谈到自己1998年时便拥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本护照;谈到了自己从三年前开始撰写批评中国政府的文章,却也曾顾虑于自己说的话不讨喜,会不会给自己回国探亲造成障碍……

完完全全地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弱势的、饱受欺凌的可怜人儿。

结果这一切在今年这个春天里“破功”了:

她收到了祖国发放的“健康包”,又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话里话外都是对中国满满的自豪感,而且还是如自己小时候一样,对于中医无底线的信任,“吹嘘着中国卫生专家口中的连花清瘟胶囊”。

当然,程阳阳没有再直接驳斥母亲,只称:

自己当时的心里其实想说,自己已经不是小孩了,不是那么好糊弄了;也没有指出,如果连花清瘟胶囊真的如宣传中所称的那么有效,那么它就不应该仅仅面向中国留学生,或者是扩大说一点,仅仅面向中国人。

这咋还道德绑架上了呢,希望中国政府和大使馆要把“健康包”一视同仁地发给全人类呢。

文章里,琐琐碎碎地还提了其它的一些事情。

例如,有一段时间,中国人曾经十分相信“每天一杯牛奶,强壮中国人”,所以在那段时间里,自己曾经被爷爷奶奶严厉地要求,每天都要喝下三杯牛奶,早中晚各一杯……这让程阳阳至今提到牛奶都心有余悸。

张文宏医生在今年4月的一次演讲中,也提到了要多喝牛奶。

在这里,程阳阳又看似不经意地提到2008年的三鹿奶粉事件,称是这次事件坚定了自己要出国的决心。

程阳阳提到母亲给予自己的教育,希望自己记住“寄人篱下”的感觉。当自己终于离开中国时,程阳阳说,这个成语不知道是第几次被母亲拿出来提醒自己,称西方社会不可能完全接受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面孔,中国人在西方社会中只会是边缘人。

“但是我在美国的生活证明了我母亲是错误的。”

程阳阳列举了自己已经改掉很多过去生活在中国时的固有习惯,也称自己能够在白人学者为主的科研团队中站稳脚跟……以此证明自己完全融入了西方社会。

当然,程阳阳没有避讳在特朗普政府下,华人学者在美国的生存处境变得艰难。但是程阳阳选择将原因归咎于中国的强大,称是因为中国的强大给世界带来了威胁,“这个国家不断扩大的财富和鹰派的姿态侵占着国内国外的公民空间”。

程阳阳在文章中也为中国“驱逐”外媒记者感到羞耻,还声称鲁迅已经从中国孩子的教科书中消失……

整篇文章看下来,程阳阳要传达的意思其实很明显,就是:

中国人过去是愚昧的,现在也是愚昧的,所以才会“那么听政府的话”,自己的母亲,还有自己的家人都是“受害者”,所以自己要拼了命地“逃离中国”,去见识到外面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