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门新闻

汉光时节连夜雨,自家池塘淹了蛙,甩锅“海象”为保密,丧事喜办倒打耙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汉光”演习啦!

虽然今年汉光演习的“正餐”——实兵推演,因为疫情等原因的影响,要推迟到7月13日才能开始;经常“脑洞大开”的兵棋推演环节,更是要推迟到9月才能举办;但为了能在正式演习中给蔡英文当局展现更良好的形象,所以预演环节是少不了的。结果可倒好,这预演阶段就出事了。

老读者们应该都知道——“汉光”实兵演习分为两个组成部分,首先是广为人知的、每次都有不同程度违背军事学基本原理的场面出现的、旨在在岛内制造“以武拒统”政治氛围的大型武装表演秀。而今年这出表演秀的秀场,则位于台中大甲溪入海口——就是2019年第一季度,伪军搞“战备月”公开演习的地方。

▲可见这里有着漫长的滩涂地带

我们之前曾经提及:

这片海滩落潮时,从海岸到水际滩头会形成长达2-3公里的土质松软的泥滩。按照传统理论,这里并不适合展开渡海登陆作战。但我军如果在这个在传统观点看来不适合登陆的甲南海滩上陆,非常容易达成战役上的突然性。从这里登陆的部队向南冲个4、5公里,就是台中港1-4号码头;向东沿着沿港路一路飞驰8公里,就是昔日的“远东第一空军基地”清泉岗机场(台伪空军3联队驻地)。一旦我军拿下台中港和位于“最后确保线”以东的清泉岗机场,并展开成建制部队卸载,那对台伪军来说继续抵抗的意义已经不大——至少10军团可以投降了。

▲台伪军第五作战区于2019年1月17日在这里举行了三军联合反登陆演习,也是严德发“作战在哪里,训练就在哪里”这句被戏称为“暴露卧底身份”名言的出处

虽然选择的这个秀场颇为贴近实战背景,但整场“汉光”实兵演习,并不仅仅是给大家看的这一部分;其他更为重要、却很少为军迷所知的部分,是在全台范围内展开的。之所以连向来嘴大的岛内媒体很少报道这些演习环节,很大程度是因为这些环节只是“半公开”、甚至“涉密”的性质。

每年“汉光”实兵演习前,台伪军方都会通过“莒光园地”等一系列节目,对伪军全军展开若干单元的所谓“精神战力专案教育”,这种“专案教育”,有相当多的篇幅就放在了“保密防谍”的环节上——而这次翻船事故所属的演习环节呢,某种程度上也是属于“涉密”的。换言之要是没有这个事儿,我们还真不知道演习内容是什么呢。

这就再次应了帧察人民的老朋友阿怡的那句话——对伪军而言,保密比较困难,泄密才是常态!话不多说,咱们先看看事件的发生地点。按照台伪当局自己的说法,翻船的地点位于高雄市左营桃子园海滩。不了解台岛地形的朋友对这几个名字很难有一个直观的印象,那么我们这就给您来一张地图:

▲从上面这张台伪海军官方2010年公开出版的海图上,我们不难发现“寿山”和“左营港”这两个地方,而桃子园海滩,就位于两者中间

对于台伪海军而言,左营港是他们最重要的海军军港,包括3条“成功”级导弹护卫舰、“磐石”号综合补给舰等不少主力舰艇常驻于此。而且左营基地同时还是伪海军舰队指挥部、151舰队队部、海军军校、海军陆战队指挥部的所在地,所以它不仅对于台伪海军有着极端重要的意义,而且在台岛南部地区的整体防守态势中也是个重要的关卡。

从台伪海军左营基地的东大门中海门开始计算,往东10公里内,有纵贯线铁路、南北高铁和“国道1号”三大交通要道。另外伪军在台岛南部地区的唯一一个装甲旅564旅的驻地位于左营基地东北,而他们的预定主战位置却位于左营以南的高雄和屏东市区。所以左营一旦有事,564旅南下的路线也会直接受到威胁,能否按时顺利南下到达预定位置更会因此打个问号。

▲所以在这儿练兵的实战意义也是很强的

虽然桃子园海滩正面宽度看似不大够,也就2000多米,但这个海滩的其他地质水文条件都很适合登陆,仍足以让两栖部队在此做足文章;而且海滩位于左营基地内,使得搞点针对性演习时的“保密性”也能令人满意。所以早在蒋介石还活着,天天做“反攻大陆”春梦的时候,桃子园海滩就一直是台伪两栖训练司令部展开两栖登陆训练的地方。

总之在综合考虑“仗在哪里打,部队就在那里练”,以及“保密就是保打赢”这俩关键因素之后,桃子园海滩就成了这次台伪海军陆战队展开两栖登陆作战演习的地段。

▲如果不是因为出了事儿,这画风看着还挺对路的

众所周知,这次出事儿的是驻扎在高雄的海军陆战队99旅。按照台伪军方对海军陆战队99旅的要求,他们战时的主要任务,概括起来包括:

1、支援东沙、太平、澎湖等重要离、外岛屿——至于金门就不在考虑范围内了;

2、当我军在台岛南部展开登陆时,收缩进高雄市区,同临时动员的部队以及564旅、333旅、陆航603旅、43炮指部等单位,对我军的攻势展开顽抗;

3、部分人员化整为零,秘密跑到海上,对我军登陆场展开逆登陆。

而在日常演习中,台伪的海军陆战队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客串“红军”,也就是模拟我军。

▲2011年汉光27号演习期间,模拟攻上大安溪口滩头后的海军陆战队99旅“红军分队”在把阵地移交给陆军机步298旅“红军分队”后原地休整待命

由于出事儿时的环节属于演习前的预演,所以我们暂时无法得知这股倒霉的小兵到底是属于红蓝的哪一方。按照台伪当局事后的说法,出事的过程大致是这样子的:

7月3日,99旅在左营桃子园海滩实施联合登陆作战训练。

当天上午8点40分,99旅步2营步6连编组的突击连分别搭乘8艘突击艇,按计划对桃子园海滩展开“向岸突击登陆”课目训练; 

8点48分,因“海象骤变,瞬间涌浪过大”,2号和6号突击艇在距离岸边160米时被海浪当场拍翻。因为两条艇上各有7个人,所以当时共有14人落海。 

翻船之后,6号艇的7个人全部自行游泳登岸;而2号艇的7个人里,有4人抛下了队友,自顾自的冲上了海滩;直到差不多20分钟后的9点10分,岸上的作业人员才在“离岸20米处”救上了两位受伤的伪军士兵,一边抢救,一边送去伪军高雄总医院左营分院展开急救治疗。

此时有人可能会问:另一位伪军士兵呢?为了寻找这位在离岸160米、水深1.5米处落水的他,伪军共动用了8条快艇、2条水上摩托车、1架S-70C直升机,以及81名陆上观测人员,阵势那可不是一般的大;但直到11点19分,也就是翻船后大约两个半小时,伪军的S-70C才发现了他,并在11点30分将他救起,最后在伪军左营医院不治身亡。

▲虽然“水深一米五”这两天已经成了个梗,但再怎么说也是身上穿着全套装具掉进海里,懵逼了不是不能理解;导致这位士兵“成仁”的关键问题,还是在训练安全保障环节上

按照民进党当局常年在岛内的宣传,岛内民众普遍相信,伪军依靠“高质的训练”足够完成“以武拒统”的任务。但这样的宣传到了今天,却让伪军军方及其背后的民进党,以及小蔡同学在政治上非常被动——谁让出事儿的兵种是理论上要进行两栖作战的海军陆战队!所以这才让事发的地点变得极其滑稽,太打脸了。

所以民进党当局为了搪塞岛内舆论,倒是先手脚麻利地“排除人为和机械因素”。至于这样的排除过程,从伪军的事件调查报告内容来看,只能用非常不严肃、非常不严谨、非常无视正常观察者们的智商来形容。

▲“我没说问题不赖我,只是排除了人为和机械因素”

从上图可见,伪军一口咬定,这些参训的海军陆战队员都已经完成相关的技能训练,并获得了合格证书;且这些操演部队之前都采用“循序渐进的方式”展开训练,而且在操演前2天还由指挥官召开了“航前会”,强调了各项突发状况及其对应的处置方案。但是稍许有那么些正常逻辑的人们都该意识到,就算训练水平OK,就算持证上岗,就算在演习前还开会提示了重点问题,但那就一定能推导出事故发生时,他们的操作100%没问题吗?——当然外人自然是难以查证,反正让几位惊魂未定的幸存者“封口”倒也容易。

至于会不会是突击艇发生了机械故障所致,伪军的说法是——操演前所有8条突击艇和操舟机都已经通过了检验鉴定,“状况均正常”,所以伪军就这样排除了“机械因素”……咳咳,伪军的日常“装备检查”到底是什么鬼,你们自己心里就没个X数吗?当然,突击艇它也不会说话。

▲这可不能叫检查啊.jpg

既然伪军钦定了事故“排除人为和机械因素”,那么就只能甩锅给大自然了。虽然我们都知道伪军两栖部队平时喜欢在游泳池里训练,但如果操演当天桃子园海岸气象水文条件真的不适合展开训练且不符合演习限制规定,那么你的训练组织部门在干什么呢?而且既然伪军能做得出特定气温特定湿度不出操的事情,自然也可以宣布这次本身就带有预演性质的演习暂停嘛!

▲那就钦定肯定不会说话的“海象”背锅好了

莫非是这帮人连基本的天气预报都做不来?这么一来,伪海军那位供职于教育训练暨准则发展指挥部,直接负责此次演习的少校在7月5日自杀的原因,咱们又可以给八卦的岛内媒体提供一条了。

对于这次事故,台伪防务部门负责人严德发的表态大概是:这个事儿究责不重要,但必须找出发生的主要原因,加以防范,避免再次让伪军官兵在训练中受到伤害,才是负责的态度。之所以“究责不重要”,楚云飞已经告诉过我们了:

至于能不能真的找出发生的主要原因加以防范,以伪军调查报告里头体现的作风来看,怕是够呛了。当然,丧事喜办的办法总是有的,您看,这不就有人还能借机把“武统”批判一番嘛!

▲你们可别埋汰孙子兵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