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门新闻

不该要求全体中国人去替个别人“自省”“反思”


【文/观察者网风闻社区 杜建国】

重庆公交坠江惨案,主要是由乘客刘某蔑视规则不容忤逆逞私任性造成的。

当普通公众对刘某这样的恶男泼女纷纷表示愤慨与谴责的时候,很多媒体人却将矛头对准了中国人民全体,对准了中国文明,对准了中国社会。

何鼎鼎的《我们是否需要一场文明自省?》堪称这方面的代表,该文称:

“面对如此惨痛的教训,反思的重点并非事故责任如何分配,而是文明的责任如何承担?谁来承担?‘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也没有人在车窗外。”

真是莫名其妙,冤有头债有主,谁人做事谁人当,“事故责任如何分配”怎么就不重要了呢?

作者署名为“霍老爷”的《22路公交车上,没有一个屈死的鬼》,与何文也是异曲同工: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22路汽车上,有三个人,司机、刘某、其他乘客,这里面没有一个无辜者。而22路汽车,正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缩影。”

这是什么逻辑?一个坏人行凶作恶,怎么全体中国人就都不是无辜了?怎能让我们所有人来给他背锅?

每次有人干了伤天害理之事,总有这样一帮人要求我们大家来自省来反思!凭什么这些人干的坏事,却搞绑架让全体中国人来反思呢?为何不去谴责凶手,反而让无关的人替他承担责任呢?凭什么让我们全体中国人陪着凶手暴徒去挨批斗、去受道德审判?凭什么一个人干了坏事,却指责我们全体都是“丑陋的中国人”?这难道不是替坏人开脱?

要想杜绝坏人坏事,首先就要去谴责坏人、惩罚坏人,强化全社会的善恶是非观念。可是,这帮人非但不对坏人谴责、惩办,反而让好人反思、自省。

真是岂有此理!

《22路公交车上,没有一个屈死的鬼》还指责“看客们每一个都在沉默,在明哲保身,他们精准的计算着自己的利益,只要认为自己利益不受损失,那就继续沉默下去。”

当年大学生张华倒是没有沉默、明哲保身,没有当看客,而是挺身而出去救掉进粪坑的老农民而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可是,那时这帮人却指责张华傻、是浪费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2014年山东招远全能教信徒当众杀人一案,崔永元刚坦言自己若在现场面对歹徒行凶也不会冲上去制止,然后,转身就立即就指责此案是全体中国人的“集体耻辱”。

你们自己是看客是明哲保身,为什么要拖上所有中国人呢?

中国的媒体人与知识分子的主流,多年来他们鼓吹要躲避崇高,要不讲道德,不要搞道德绑架,等出了招远见死不救事件之类的事件,他们又与己无关似地跳出来指责这是中国的道德危机,是“中国人集体的耻辱”,要“文明自省”。两头的理全被他们占了。

当初他们教导我们要做真小人,现在出了乱子大家倒霉了,他们又指责我们不是君子不是英雄。

这些人,为坏人开脱,把责任转嫁到全体中国人、国民性头上;前脚宣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后面又指责我们明哲保身害人害己。

除了上述因素,流氓暴徒风气之所以不绝,还与这些年来,中国知识界媒体界出于“反体制”目的,硬是把形形色色的流氓匪徒恶棍美化为反体制斗士很有关系。如在媒体笔下,杀医生的流氓无赖成了反抗“垄断医疗体制”的英雄,杀警察的凶徒罪犯成了义士。

看到这个重庆女乘客,不由得想起几年前,无数媒体曾把那个连派出所指导员、法院法官都打了的唐慧塑造成为不畏强权的斗士的案例。

如果实在不能把这些人直接美化为(实际上是歪曲)反体制的高大全的斗士,那就退一步,再换一个角度,换一种套路,继续变相美化,如“某某某(凶手)背后的故事”,“谁让某某某在公交车里点燃汽油”,“谁让老汉举起了枪”、“杀人犯其实对父母很孝顺”,“邻居都说龙哥待人和气”,等等。

既然暴徒凶手总是不能得到舆论应有的谴责,没有沦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是得到美化或开脱,那么,这就相当于去鼓励人作恶。

本文为观察者网风闻社区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