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文章精选

【視頻】2018年蓋茨年信:美國優先的世界觀讓我擔心


梅琳達·蓋茨長什麼樣?

比爾·蓋茨還活着嗎?

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對蓋茨基金會有什麼影響?

2月13日,蓋茨夫婦。為紀念“蓋茨年信”10周年,蓋茨與梅琳達在信中回答了他們選出的10個經常被問到的難題——最上面那兩個,就當是彩蛋好了。

在談到特朗普時,比爾·蓋茨承認過去一年中有關特朗普及其政策問題出現的頻率比公開信中“其他問題加在一起還要高”。

他在公開信中表示,“從廣義層面上來看,美國優先的世界觀使我擔心”。蓋茨認為,並不是說美國不應該關照本國公民,問題在於怎樣才能最好地關照。

“在我看來,相比逃避世界,與世界溝通交流多年來已被證明對包括美國人民在內的全人類更加有益。就算我們僅僅以對美國人民的裨益來衡量政府的所作所為,參與全球事務依然是明智的投資。”

【視頻】2018年蓋茨年信:美國優先的世界觀讓我擔心

蓋茨稱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執政,“我們與每屆政府都是既有共識,也有分歧”,而與“這屆政府的分歧較前幾屆更多”。

但即便如此,基金會依然保持與政府的溝通,以防止美國縮減在海外的投入。據基金會測算,如果將全球艾滋病防控資金在未來五年中逐年削減10%,到2030年可能會使額外的500多萬人失去生命。

梅琳達則在公開信中對特朗普提出了要求,希望特朗普在發表言論和發Twitter時能對他人,“尤其是女性”表現出更多尊重,因為“平等是美國的一項重要原則”。

在被問到蓋茨夫婦在世界有如此大的影響力是否公平時,梅琳達坦言“不公平”。

“我們如此富有,但世上卻有幾十億人幾乎一無所有,這不公平。我們的財富能打開對多數人關閉的大門,這也不公平。”

梅琳達在公開信中表示,正因如此,她與蓋茨才想用自己的工作和影響力儘可能幫助其他人,在全球推動平等。

對於為何不把資產全部捐給政府,蓋茨解釋稱他認為基金會能着眼全球,立足長遠解決問題,管理政府無法承擔、而企業不願承擔的高風險項目。

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成立於2000年,工作重點圍繞改善兒童和女性的健康情況、教育、幫助貧困人群遏制傳染性疾病等。2006年,“股神”巴菲特向蓋茨基金會捐贈了當時價值約300億美元的股票。

在被問到拯救兒童生命是否會造成人口過剩時,梅琳達指出,如果兒童沒有在5歲前夭折,並且母親可以自主決定是否生育、何時生育,那麼人口規模不會上漲,反而會下降。

“當父母確信孩子能夠長大成人,就會減少生育。而面臨有可能痛失子女的悲劇,父母往往大量生育,從某種意義上將其視作對抗悲劇的一重保險。”

她表示,從全球範圍來看,18世紀的法國、19世紀的德國、1910年代的阿根廷、1960年代的巴西與1980年代的孟加拉都顯示出了兒童死亡率下降后,兒童出生率也會下降的趨勢。

【視頻】2018年蓋茨年信:美國優先的世界觀讓我擔心
圖片來源:2018年公開信

在情人節前夕,談到夫妻在工作中產生分歧怎麼辦時,梅琳達表示兩人的基本價值觀相同;蓋茨則把梅琳達稱為基金會的“情感核心”。

“在我們的婚禮上,比爾的父母送給我們一座雕像,雕像中的兩隻小鳥肩並肩地凝望着地平線,這座雕像現在還矗立在我們房子前方。我總會想到它,因為本質上,我們兩個也都望着同樣的方向。”

蓋茨表示,伴侶有兩層含義,“而我們兩者皆是:既是生活伴侶,也是工作伴侶”。

在發布公開信前,蓋茨特地接受了中國媒體的群訪,就蓋茨基金會在中國的投入、中美兩國合作等問題做出了回答。

針對為什麼基金會在中國的預算少於印度和非洲的問題,蓋茨解釋稱,基金會在中國投入了數億美元,包括資助科研、開展艾滋病防治、結核病防治和煙草控制等。但在印度和非洲的投入更多,部分原因是由於印度和非洲的健康挑戰比中國更加嚴峻。

他指出,非洲很多國家的兒童死亡率是中國的10倍以上,而隨着中國和印度的經濟實力不斷提升,基金會在非洲的慈善投入比例也會相應更高,這是因為非洲不僅人口增長率高,全球最貧困的一些國家也在非洲。

在談到中美關係時,蓋茨認為,兩國關係非常複雜也非常重要,“我相信包括我本人在內,兩國有很多人都希望兩國之間能夠持續開展對話,共同解決一些全球問題,無論是全球健康還是氣候變化,這也會讓美中兩國的人民意識到合作是互惠互利的”。

蓋茨指出,他投資的泰拉能源正在和中國合作推動第四代核能的發展,微軟在中國也有自己的研究院並取得了豐碩的研究成果。

他表示,雖然兩國關係每年都會面臨不同挑戰,“但整體上非常牢固和積極”,而他本人也會“盡個人最大努力為推動美中關係的發展發聲”。

【視頻】2018年蓋茨年信:美國優先的世界觀讓我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