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文章精选

96歲前奧斯維辛集中營會計去世 被判四年監禁未曾服刑


編輯:安晶

現年96歲的奧斯維辛集中營會計員、德國前納粹黨衛軍成員格倫寧(Oskar Groening)在正式服刑前去世。他是最後幾名因大屠殺接受審判的前納粹成員之一。2015年,格倫寧因“協從屠殺”30萬名猶太人,被判處四年監禁。

據3月13日報道,格倫寧於上周五在醫院去世。今年1月,格倫寧再次提出申訴,以身體狀況為由反對服刑;到格倫寧去世之前,法院尚未對他的申訴做出回應。

從去年開始,格倫寧多次以健康問題為由先後向檢方和德國憲法法院提出緩刑要求,均遭到駁回。憲法法院認定格倫寧的健康情況與服刑不衝突,監獄中有相應的醫療設施,能滿足格倫寧的需求。

格倫寧於1930年代;1942年,21歲的他加入納粹黨衛軍並開始在奧斯維辛集中營工作,負責收集遭屠殺或者被關押人員身上的財物。他在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工作一直持續到1944年。

從1944年5月到當年6月,約有42.5萬名匈牙利猶太人被送到奧斯維辛集中營,至少有30萬人在抵達集中營后被立刻送進了毒氣室。

96歲前奧斯維辛集中營會計去世 被判四年監禁未曾服刑

在2015年的審判中,格倫寧在個人聲明中承認對被屠殺的受害者“負有道德責任”,但同時也表示自己沒有直接參与屠殺。

早在2005年,為反駁大屠殺懷疑論者的說法,格倫寧曾出面接受多家媒體採訪,講述自己在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經歷。當時德國檢方對大屠殺的調查重點都放在納粹頭目上,並未針對普通成員。

在當年接受德國《》採訪時,格倫寧講述了曾在集中營里看到的一幕:

“新運來的一批人到了,我被安排到匝道附近看管行李。當時那些猶太人已經被運走了,地上全是垃圾和被丟下的隨身物品。突然,我聽到了一個嬰兒的哭聲,嬰兒就躺在匝道上,被裹在舊衣服里。應該是一名母親把他留在那兒了,可能她知道帶着嬰兒的女人會立刻被送到毒氣室。我看見一名黨衛軍士兵拽着嬰兒的腿、把嬰兒提了起來,嬰兒的哭聲吵到了他。之後,他把嬰兒的頭撞向卡車上帶鐵的地方,直到嬰兒再沒有發出聲音。”

在採訪中,格倫寧稱當時他確實相信殺死猶太人是“正確的”,“如果你相信摧毀猶太人是必須的,那麼殺戮發生在什麼地方已經不重要了。早在1939年,希特勒就在講話中說,如果猶太人對德國人再次開戰,歐洲的猶太人就將滅亡。”

二戰結束后,此前被英國軍隊關押的格倫寧獲釋;他隨後前往德國北部的下薩克森州定居,直到退休前一直在當地的玻璃廠工作。

《明鏡周刊》評論稱格倫寧的歷史就是“德國歷史”,是關於“誘惑、狂熱、行兇者、從犯和罪惡感”的故事。

在上世紀70年代末,德國檢方曾調查過格倫寧,但在1985年停止調查。曾經很長一段時間裡,檢方一直拒絕起訴像格倫寧這樣的前集中營工作人員,因此類人員並沒有親自參與屠殺。

但2011年漢諾威市的一次審判改變了德國司法部門的態度。

當時檢方對波蘭索比堡集中營的前看守德米揚魯克(John Demjanjuk)提出指控,稱他雖然沒有親自參與屠殺,但在集中營工作,是謀殺共犯、協助謀殺了2.9萬人。

最終法院裁決德米揚魯克謀殺同謀罪成立,判處其五年監禁。但米揚魯克在2012年去世,當時他的上訴尚未得到法院受理。

這次的判決促使德國檢方重新對集中營前工作人員展開調查起訴,格倫寧的案件正是重啟案件之一。

奧斯維辛集中營有6500名納粹黨衛軍成員活過了二戰,但只有不到50人因集中營中的罪行被定罪。

2016年,奧斯維辛集中營前守衛漢寧(Reinhold Hanning)因被控協助謀殺17萬人出庭受審,法院最終判處漢寧五年監禁。但在還未服刑前,95歲的漢寧於2017年5月因病去世。

同樣在服刑前去世的還有奧斯維辛集中營前守衛特雷梅爾(Ernst Tremmel),曾為黨衛軍“骷髏部隊”成員的特雷梅爾於2016年4月在自己家中去世。

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前黨衛軍醫護人員扎弗克(Hubert Zafke)被指控協助謀殺3681人,但因其患有痴獃,去年9月,法院認定時年96歲的扎弗克已無法出庭受審。

國際猶太人權組織西蒙·維森塔爾中心的(Efraim Zuroff)認為,格倫寧在服刑前去世是“不幸的”,因為他的去世讓“象徵意義上的公正消失了,而這些審判的重要性意義也隨之被削弱”。

96歲前奧斯維辛集中營會計去世 被判四年監禁未曾服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