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专栏

金额特别巨大、结果触目惊心,这就是「审计风暴」


“审计风暴”在一般指的是国家审计署对中央各部委违法违规使用公共财政资金情况的批露,这些情况大多属于“财政舞弊”的范畴,由于其金额都特别巨大,审计结果令人触目惊心,故冠之以“风暴”之名。

国家审计署从 1998 年起每年公布审计结果,披露了大量与公共资金有关的违法违纪的问题,那几年的主要问题现在回过头来看,有着很强的时代特色。比方说救灾资金下拨缓慢、基础设施建设无法投入使用、专项资金建住宅楼、扶贫资金挪用、粮食系统违纪、三峡移民资金被挤占、国债项目招标弄虚作假问题等等;“审计风暴”揭露的这些问题大部分都涉及到财政资金,财政始终是被关注的焦点。 还有包括高校学科建设资金被用作零花钱、先进设备购买后闲置、每年几个“法定增长”大多发了工资等等。当时的财政资金的分配与使用的效益情况,己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

2003 年 6 月 25 日,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汇报了《关于 2002 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并点了四个中央部委的名,曝光了一批大案, 受到社会各界包括新闻媒体和普通老百姓的强烈关注,并誉之为“审计风暴”的发端。一年之后,李金华所做的《关于 2003 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再次掀起了猛烈的审计风暴。曝光 8 宗工程及征地案件、7 宗金融大案, 牵涉发改委等十多家中央政府部委局及国家级企业。

后来由于审计工作的常态化以及相关制度法规的逐步完善,审计署的工作逐渐公众的注意力中淡出,但实际上审计风暴从未停止过,特别是十八大后对三公经费、基础设施建设、央企招投标等领域的重点核查结果依然让人触目惊心。

2014 年 6 月 16 日,审计署发现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在输变电建设管理中,存在着涉及工程招投标、设备材料采购、建设资金使用等方面的违法违纪案件线索,涉及资金达 66.83 亿;

近年来,由于土地及房地产市场的火爆,相关的违法违规行为也日渐增多,2015 年审计署公布的审计报告中就批露,当年土地出让收入少征 3600 多亿元,通过收入空转等方式虚增 1400 多亿元;支出中违规用于弥补行政经费、对外出借、修建楼堂馆所等 7800 多亿元;一些地方土地出让收支核算不够规范,有 8300 多亿元滞留在财政专户或直接坐支;有的地方为支持经济发展,减免或返还土地出让收入 7200 多亿元……

2016 年 6 月 29 日,审计署披露了 10 家央企审计结果。10 家央企中有 8 家都未按规定公开招投标问题。中海油以 142.42 亿元并购的一家境外公司,因前期论证不充分等亏损累计 6.21 亿元。而 2011 年至 2014 年,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 28 研究所等 5 家单位还存在串通投标、出借资质、多支付工程款等问题。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审计法》,审计署除了“公示”和“建议”之 外, 直接处理的权限非常有限(比如在上文的国家电网案件中,处罚是相关单位负责人和责任人共计 79 人进行了责任追究和党纪政纪处分 ;10 名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党纪政纪处分、诫勉谈话、岗位调整或降级处理)。因此,一般审计署审计过后,都是先党纪,后国法,后脚一般都会跟着纪委,然后是检查院法院。

除了被处罚的代价不足以外,政府(尤其是国企)财务舞弊还有其他原因,腐败是其主要原因。公共财政领域腐败和经济类犯罪是腐败的重要表现,不仅包括利用公共权力谋取经济私利,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刑事犯罪,还包括利用公款消费、奢侈浪费等行业或部门不正之风。而这些违法违规行为都有可能被审计署审查公共财政支出及相关交易的合法性、真实性和有效性后,以审计报告的形式揭露,从这个层面看,国家审计署的审计有利于促进行政整改和司法介入,因为“推进反腐倡廉建设”也是中国审计机关的工作目标之一。

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地方政府财务不透明和地方政府、国企债务过多的隐藏需要。为了政绩,机关单位不得不在财务上动手脚。因此,真实地反映地方政府债务的规模、结构等情况,发现地方政府和国企债务的问题,同样也是审计署的任务之一。

至于一般公司财务造假层出不穷的原因,无非是融资、保市、领导和监督出了问题。

融资上,企业无论上市还是借贷都需要有一个良好健康的财务状况(最起码表面上要有)。证监会对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有严格的要求,因为如果企业因连续亏损而扣上了 ST 的帽子,投资者对它的信任度就会大大减低。更不用说目前各大商业银行,都要求企业提供能够反映其信用能力的各种会计报表和财务指标。因此,有些公司在财务状况不佳时,会用盈余管理对会计报表粉饰,从而应对银行和其

他金融机构和信贷审查,也暂时达到投资者的期望。另外,隐瞒收入,虚增成本等方式,可以偷逃税款,变相获利。

保市上,上市公司一旦发生亏损,为了保持流通状态,就急需摆脱财务困境。正是因为 ST 政策的规定,上市公司尽量规避连续几年亏损,为了做到这点,会有意加大某年的亏损,从而为以后年度扭亏为盈打好基础。另外,我国股票发行制度使得许多企业难以获得上市资格,企业为了获得上市资格往往需要付出巨大代价。这更是加剧了想上市的公司和想保住上市资格的公司,在公司经营状况不理想时铤而走险、财务造假。

领导上,大多数会计人员不是主动违反职业道德的。但是他们的地位是尴尬的,会计也是企业内部员工,当企业领导为特定的目的,如进行盈余管理,或隐瞒真相,或追求报酬和晋升,或为达到个体利益的最大化,逼迫会计人员粉饰财务报表,调节利润,会计人员就会陷入了一个两难境遇中。为了生存和生计,也就有不少会计人员不得不妥协,服从领导。

监督上中国目前的企业会计信息监管部门主要是财政,审计,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他们都有自己的监管范围。但是各部委在对会计信息的监督上缺乏配合协作,使得某些应该监管到的地方出现空窗,加上我国的证券市场正处于发展阶段,法律法规不够完善,财务造假成本低。相比财务造假所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企业更愿意铤而走险。

综上,从国家和企业两个层面可以看出一个共同点,舞弊的共同原因就是违法成本低,暴利并且处罚轻,不过随着国家的法律体系完善和司法健全,问题也在逐步缓解,但暴利下的铤而走险是人性使然,并且将一直是资本市场挥之不去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