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专栏

大误 · 一个噩梦


排队进了考场,过了安检。在考场坐下后,卷子拿到手里,上面就一道题,把自己杀死。死掉之后的尸体会被送到大二学生的考场里做解剖,他们的期末考试题目是答出该具尸体的致死原因。所以我们上午考,他们下午。

旁边的同学思考了三分钟后就纷纷开始答题了,有的人直奔楼顶,有的人拿头就往墙上撞。撞得狠的,直接就能交了答卷,没能下定决心的,晕在地上,五六分钟后又爬了起来,懊恼的叹气,然后接着撞。还有人走到洗手间,放一池子水,把头埋进去,鼻子里咕嘟几个气泡后,也交了答卷。 三个小时过去后,考场里的人越来越少。

我怕疼,下不了手,焦急万分。一认识的同学从我身边走过,大概是心里有了办法,自信满满,我准备交卷了,他跟我说。他找个墙角背靠着,把刀扎进了自己的心脏。

我说我这道题不会写啊老师,老师说快点吧,都中午了,我还得回去给我儿子做饭了。

此时考场里只剩下我一个人,老师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绝望,也不忍心让我挂科,做出了让步。

这样吧,半死不活也算你过,不过得不了满分,最多八十五。

好好好。 我心想这下再也没有任何理由了。

我把指甲在地上来回磨,磨尖了之后,抹了脖子。血一股股的往外冒,温热粘稠的液体流满全身,几分钟后,扑通一声倒地。恍惚中,看到老师在成绩单上写下八十五。

太好了,这学期没挂科。我想。

过了不知多久,我醒了过来。身边的尸体大多都已被清走,放在小推车里,被拉去大二的考场。也能看到远处,工作人员将挂在高处的尸体取下来,嘴里还嘟噜着,不就上个吊么,挂那么高。

正午的太阳,热的毒辣,身上的血还没完全凝固,黏黏的,不太舒服。 我撑着扶手走下教学楼大门前的台阶。

我是两三千人中,唯一一个活着从这里走出去的人,因为我没得一百分,我得了八十五。

昨晚做的梦,记录于 49 路公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