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专栏

看看人家,发明了种给动物吃的「酸菜」,也能得诺贝尔奖


这段时间乳制品安全的话题闹得沸沸扬扬,我这就提一个跟乳制品相关的冷门诺贝尔奖研究。给我的师祖张一张目。

迅哥儿曾经曰过:我好像是一头牛,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和血。由此可见迅哥儿是很有乡下生活经验的。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有草的时候牛可以吃草,冬天没草的时候怎么办?

看看人家,发明了种给动物吃的「酸菜」,也能得诺贝尔奖

当然,牛的适应能力是相当强的,丹麦有一个变态的研究表明仅凭报纸和尿素就能让奶牛继续好好的活下去,当然产奶是甭想了。事实上我们在冬天可以饲喂秸秆这些农副产品,但此类粗饲料的能值和营养成分远低于牧草,这势必影响冬季奶牛的泌乳性能。奶牛冬天吃的不好挤不出奶,以乳制品为食的人就要饿肚子。那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在困扰了欧洲奶农几个世纪后,终于得到了解决,并为农业科学研究带来了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诺贝尔奖。这个牛人就是芬兰科学家阿尔图里·伊尔马里·维尔塔宁(Artturi Ilmari Virtanen,1895-1973),他也是我博士生导师的导师的导师的导师。

看看人家,发明了种给动物吃的「酸菜」,也能得诺贝尔奖

维尔塔宁出身于一个奶农世家,对于冬季奶牛优质粗饲料短缺这一现实问题有着深刻的认识。他的解决办法很巧妙,非常类似于我们东北冬季腌的酸菜。简而言之,就是在夏秋季收割新鲜牧草或者全株农作物,添加乳酸菌后压实密封。由于内部缺乏氧气,乳酸菌开始厌氧发酵分解糖类,并分泌乳酸使得饲料呈弱酸性(pH 3.5-4.2),从而有效地抑制其他微生物生长。最后,乳酸菌也被自身产生的乳酸抑制,发酵过程停止,饲料进入稳定储藏。基于此原理,后来他还开发出了配合使用的复合酸制剂(早期配方:盐酸 + 硫酸 –>改良配方:甲酸 + 甲酸铵),显著提高了发酵过程中对于有害杂菌的抑制效果。通过这种方法制备的粗饲料中的营养成分损失并不大,而产生的乳酸却可提高粗饲料的适口性,促进奶牛采食。

看看人家,发明了种给动物吃的「酸菜」,也能得诺贝尔奖

这就是青贮饲料的制备方法,此法既可防止优质粗饲料腐烂而又不影响其使用和营养价值,解决了冬季优质家畜粗饲料短缺的问题,并已成功推广到全世界各地,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不可估量。维尔塔宁本人也因此荣获 1945 年诺贝尔化学奖。

看看人家,发明了种给动物吃的「酸菜」,也能得诺贝尔奖

你看,发明给动物吃的酸菜也能得诺贝尔奖!有时,一个小小的改变就可以撬动整个地球。维尔塔宁这个名字可能不是很容易记住,但当寒冬来临,你手捧一杯温热的牛奶,或者品尝美味的芝士蛋糕时,他的工作就在影响着你的生活。

看看人家,发明了种给动物吃的「酸菜」,也能得诺贝尔奖

(所用图片皆来自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