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专栏

今天有事,下次再约(其实今天什么事都没有)


“不”是一个简单至极的词汇,但是却很少有人能有勇气说出这个词,在面对不符合自己意愿的要求时,很多人往往会选择逆来顺受。

生活中我们总是会遇到各式各样的请求与问询,即使我们内心极其不愿花费自己的时间精力去帮助或者回答,但是却总是碍于情面,“委屈”自己“成全”他人。因为每当我们想说出“不”时,却总是缺少拒绝他人的勇气。我们甚至太习惯于说“好”,以至于忘记了自己向什么事说“好”。那么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自身性格软弱,不像他人一样强硬吗?

其实每个人都有一颗不愿意对他人说“不”的内心,因为人类社会的规则已经将我们驯化到相信我们自己应该尽自己所能,去取悦每一个人。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说,一个良好的社交关系,能保证我们更好地生存下去。我们的情感中有一个非常重要一环,就是“恐惧,害怕”,在越来越需要社交的时代,我们也变得越来越害怕被他人孤立或者排斥。而生活中,由于社会规则和传统,我们通常也选择对长辈的要求进行顺从,很多人在成年之后甚至仍然无法完全独立做自己的选择。小时候培养什么兴趣爱好,读书了选择什么专业,毕业后做什么工作,结婚时对象的要求,都不得不经过长辈们的“决策”和“讨论”。我们不仅害怕被社交圈孤立,同时,我们也害怕让自己关心的人失望。

心理学领域有一个非常著名并且有趣的研究,用简单巧妙的研究,发现了我们人类在拒绝的时候,甚至会出现“心疼”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害怕被人拒绝,同时也不愿拒绝他人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个研究,邀请了一些被试来参与这个有趣的实验。被试们会被邀请去玩一个虚拟的投球游戏,研究人员会告诉这些被试一些设定好的背景故事,让他们相信自己是在与两个另外的玩家在玩投球游戏(事实上只是程序设计出的 NPC)。与此同时,核磁共振成像仪还会扫描在游戏过程中,被试们的反应。

在第一个阶段,被试们观看其他的“玩家”相互投球,因为他们被告知由于一些技术原因,他暂时不能与另外两名“玩家”连线,所以只能观看他们玩耍。这个“借口”,是为了让被试们感到自己并不是由于被排斥才无法参与其中,而只是单纯地技术原因而已。

在第二个阶段,被试们开始参与到游戏中去,与其他两个“玩家”相互投球。

而在第三阶段,也就是最后的阶段,被试起初接到其他“玩家”投来的球,而在七次投掷互动后,这个被试被鼓励了出去,而另外两个“玩家”却仍然继续着游戏。在这个实验结束后,被试们会填写一个问卷,比如他们被排斥之后的感受如何等等。

结果发现,在被排斥时,被试们的特定大脑区域出现了特别明显的激活反应,而这些特定区域的激活,与我们人类在受到生理痛苦时大脑的激活区域相似。也就是说,在我们被社会孤立时,我们大脑所感到的痛苦是切切实实存在的。

看到这我们又产生了一个疑惑,这个实验只是说明了我们在被拒绝被孤立的时候会感到痛苦而已,但是这不妨碍我们拒绝被人啊,那样也是他们痛苦,为什么我们却仍然难以对别人说出“不”呢?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们在拒绝他人的时候,同样会感受到痛苦。

2014 年,几个心理学家设计了一个实验,想要探究一下人们,尤其是那些在意他人评价的人,在拒绝他人的时候是不是会感受到更多的痛苦。他们设计了三个实验,在第一个实验中,被试们被分为接受,拒绝组以及普通组,接受 / 拒绝组的被试们需要回忆并且写下自己接受或拒绝他人时的感受。而普通组则只用描绘一下他们在周三会做的事。然后他们会填写一份问卷调查,结果发现那些在拒绝组里的被试们,相比于其他两组被试,感受到更多的痛苦。第二个实验,则将关注点设在他人的评价对拒绝行为的影响,那些特别在意他人评价的人,是不是更难对别人说“不”呢?结果发现,越是在意他人评价,在拒绝别人时感受到的痛苦也就越大。而最后一个实验,则想要探究未来的预期对拒绝行为是否也有影响。结果发现当被试担心自己的拒绝行为会在未来给自己带来同样的后果(被拒绝)时,他们感受到的痛苦也就更大。

我们人类是一种社交动物,从远古时期开始,我们就生活在一个群体社会中,相互帮助,而这种联系,也为我们人类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生存资源,为身心健康,后代的延续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正因为如此,直至今日,我们人类仍然延续着互助互利的社会规则,所以拒绝他人,在潜在层面上也增加了自己的生存成本。正如英国诗人约翰多恩所说的那样: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在海中独踞;每个人都是一块泥土,拼接成整个大陆。”

Eisenberger, N. I., Lieberman, M. D., & Williams, K. D. (2003). Does rejection hurt? An fMRI study of social exclusion. Science, 302(5643), 290-292.

Chen, Z., Poon, K. T., Bernstein, M. J., & Teng, F. (2014). Rejecting another pains the self: The impact of perceived future rejecti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50, 225-233.

Corriveau, K., Einav, S., Robinson, E., & Harris, P. (2014). To the letter: Early readers trust print-based over oral instructions to guide their actions British 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Doebel, S., Rowell, S. F., & Koenig, M. A. (2016). Young Children Detect and Avoid Logically Inconsistent Sources: The Importance of Communicative Context and Executive Function. Child Develop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