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专栏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聖母傳:世間再無方小萍》(原載於公眾號:命中)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已經是 15 年前的事了。

15 年前,我覺得《粉》是一部喜劇,裡面對男歡女愛的調侃,插科打諢的段子多年後依然回味無窮。

後來發現《粉》其實是悲劇,小時候看不懂的地方,比如方小萍的卑微,茹男的隱忍,王浩的懦弱,余露的真心錯付,都是人間萬象諸般苦厄的底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局。

15 年後,真的長大了,看過聚散離別,嘗遍世間種種惡意和寵愛之後,才明白《粉》是一個童話,可以被感化的渣男大寶,逢凶化吉的貴人史大偉(和他那個最有童話氣質的黃金魚鉤),跨越階層來愛你的高富帥王浩,一群情比金堅的姐妹淘,還有一個不離不棄隨時為你粉身碎骨的備胎龔喜,都是現實世界里難以企及的幸運和福氣,於凡人,太奢侈了。

而這個童話之所以成立,是因為主角方小萍對人無差別的善念方小萍的善,是這部童話的核心。對好人、壞人、陌生人、友人、愛人,她都心存善念。為愛的人,她可以不計付出;為陌生人(史大偉的孫女、阿美),她可以置自己於險境;為好友,她可以赴湯蹈火;為負心人,她可以數度犧牲。

但這種善良,在今天卻被攻擊了。15 年前,這是愛與誠;15 年後,這是蠢與惡。在一些觀眾看來,方小萍的善良不過是“聖母病”發作。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在 B 站,大家對方小萍口誅筆伐。

方小萍第一次“聖母病”發作是 500 萬贖渣男大寶。

在第 1 集,大寶就顯示了他的渣男本性:辦商業活動,捲走贊助商的巨額款項,然後從小萍的婚禮上逃跑。這樣一個劣跡斑斑的人,任何人都會吃一塹長一智,斷交決裂。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掛在窗檯的新郎禮服和最後都沒有出現的新郎。

然而在 13 集,大寶再次出現,還來請求小萍原諒。他撒謊欠高利貸被人追殺,要 800 萬才能贖身。而事實上大寶這次回來,是因為和富翁史大偉的秘書陳虹私通,想要騙小萍用黃金魚鉤去向史大偉兌 800 萬,然後再拋下小萍,和陳虹遠走高飛。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大寶一邊擺開迷魂陣,向小萍花式求婚,一邊施展苦肉計,上演被討債人毆打追殺的戲碼,博小萍同情。

夾攻之下,小萍居然動了惻隱之心,不顧前車之鑒和好友規勸,為大寶借到了 500 萬。狗男女奸計得逞,遠走高飛。事發,史大偉表示要幫小萍追回 500 萬,但是小萍拒絕了。彈幕里一片倒萍之聲。

第二次是拿自己的命換取白玉堂和阿美的自由。

小萍無意中遇到了自己幻想中的情人——白玉堂,而白玉堂因為小萍和自己的戀人阿美容貌相似,發生了一系列的鬧劇。很明顯,白玉堂對小萍不是真愛,只是把她錯當阿美而有一些親密的舉動,但是小萍卻對白玉堂動了真情。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得知白玉堂和阿美被台灣的黑社會控制,為了這對苦命鴛鴦的自由,小萍決定犧牲自己。她來到白玉堂被關押的地方,把自己和阿美掉包,讓阿美得以和白玉堂雙宿雙飛,自己卻落入了台灣黑社會手裡。

第三次是為了感化死對頭余露而低聲下氣。

反派女一號余露,是富二代王浩的家族指定女友,在劇中主要是兩個作用——對根本不愛她的王浩死纏爛打,以及除掉王浩周圍的女人。她以詐騙罪報警抓無辜的茹男,害茹男差點吃牢飯。還跑到小萍工作的地方,當著同事的面罵方小萍是狐狸精。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後來因為家族企業倒閉,余露不得已在電視台送盒飯,風水輪流轉,這個時候的方小萍已經是一個電視節目的當紅主持人。小萍無意中得知余露處境,心有不忍,於是不計前嫌,主動示好,想讓余露做她經紀人。

但余露不但不感念,反而對小萍懷恨在心,因為她覺得這是方小萍在可憐她。所以做了小萍的經紀人,卻處處和她作對,百般奚落挖苦,而小萍卻對她百依百順,低聲下氣,彷彿自己是那個需要被原諒的人。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余露吐槽方小萍的穿著打扮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余露挖苦方小萍的節目

方小萍是不是“聖母病”?

有人這樣闡釋“聖母病”:慷他人之慨,行婦人之仁

比方說,看到豹子要吃小鹿,就罵豹子殘忍;看到小豹子嗷嗷待哺沒有肉吃,又心疼小豹子,要拿小雞去喂。看不到食物鏈的環環相扣,看不到生態的自我平衡,看不到世相複雜,只顧發泄自己一時的廉價同情心,滿足於自我感動,甚至強迫別人來滿足自己的道德饑渴。這就是聖母病。

按這種解釋,小萍是聖母病嗎?我認為不是,小萍是真聖母。

“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今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此國之所以不昌。有之,請自嗣同始!”——譚嗣同。(這是真聖母)

“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今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此國之所以不昌。有之,請自嗣同始!”——康有為。(這是聖母病)
微博@馬親王

小萍並不是慷他人之慨,而是次次把自己當做籌碼押上賭桌,寧天下人負我我絕不負天下人。她真心希望這個世界可以像童話故事一樣完美,喜歡的人可以被自己的誠心所打動,犯錯的人可以被自己感動而悔改,皆大歡喜。

對大寶,我相信小萍是真心愛過。在交付 500 萬支票的時候,小萍早已知道其中內幕,但她依然送出了支票。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最後那一幕我印象很深刻,大寶接到支票欣喜若狂,對小萍極盡恭維,然後馬上就要拍屁股走人,但被小萍叫住了,她痴痴地問大寶:你從頭到尾,都沒有問過我答不答應你的求婚。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大寶再次展示渣男本色,對小萍滿嘴敷衍,拿著錢跑了。

和余露的恩怨同樣如此。雖然余露此前作惡多端,但小萍可以理解她的所作所為是為情所苦。現在經歷了磨難挫折,一定可以洗心革面。

這在觀眾眼裡是傻到不行的行為,因為無論大寶和余露能不能改邪歸正,關你方小萍屁事?他們曾經傷害過你,你為什麼不能袖手旁觀,甚至落井下石呢?壞人最好的結局難道不是被千刀萬剮,碎屍萬段嗎?

在他們心裡,原諒壞人=助紂為虐。

大家為何對小萍的行為如此激憤?

為什麼他們希望小萍冷漠甚至是殘忍?

小萍這樣做除了她自己並沒有其他受害者,觀眾們是在生誰的氣?

我猜想,應該是自行代入了小萍的角色才會有這麼激烈的反應。因為曾經自己經歷過傷害,或者看到過傷害,所以看到同樣遭遇的女主對反派大發慈悲的時候,深深痛恨女主沒有手撕爛人替當年的他們出一口惡氣。

他們認為這個世界的邏輯應該是這樣:被人欺騙過,這個人就再也不值得信任;被人傷害過,這個人再也不值得被愛;做過壞事,一輩子都是壞人。他們相信,好人和壞人在兩個界限分明的世界里,絕無變動交換。

從觀眾們對小萍的反應里,我擔心的不是壞人能不能得到懲罰,而是假如我們不曾被善待,千瘡百孔的我們是否還願意相信這個世界,相信善念,相信愛。我害怕我們從背叛里學會自私,從欺騙里學會冷漠,從傷害里學會殘忍,我害怕我們一路走來,失去了很多,到頭來換來的卻是一身的暴戾和不滿。

李劼先生的《歷史文化的全息圖像 | 論紅樓夢》是對《紅樓夢》的美學論著,裡面有一個發人深省的論斷:《紅樓夢》以後,中國的歷史有了全新的內容,不再是百分之百的功利和權謀。

《紅樓夢》以前,是帝王將相的歷史,是《資治通鑒》的歷史,是《三國演義》的歷史,充斥著暴力和世故權術。《紅樓夢》以後,才出現了靈魂。

一部《紅樓夢》就是華夏民族從泥到石,由石到玉的靈魂傳記。

李劼先生之所以對《紅樓夢》如此推崇備至,是因為對中國人審美向度的嚴重闕如和人文靈魂的空前缺席感到震驚,從而寫作這本書來提出一個文化救亡的課題。

《紅樓夢》的主角賈寶玉,他痛恨仕途經濟,拒絕成就功名,拒絕成人世界,拒絕為他們所置身的社會服務,從而守護自身的靈魂。而方小萍則完全是女版賈寶玉。

賈寶玉作為神瑛侍者,他畢生的願望就是守護一群晶瑩清澈的女孩子,他不想走出大觀園,拒絕成人世界。而方小萍的職業是幼兒園老師,這彷彿是早就設定好的,方小萍守護著一群孩子,某種意義上也是在拒絕成人世界的渾濁與複雜。

賈寶玉對所有功名利祿不屑一顧,而是沉醉於美和純真。方小萍在劇中也是如此的設定,最具說服力的例子是她救下富翁史大偉的孫女后,史大偉為了表示感激,讓方小萍給個數,而方小萍說她什麼都不要,只是親了親孩子,並且說“說了他們也不懂對不對?只有小寶貝跟我懂”。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粉紅女郎》中的「結婚狂」是不是有點太「聖母」了?

因為只有純真的孩子才和她心意相通,世人都會嘲笑她愚蠢,有財不發。只有孩子還願意跟她一起守護靈魂。

方小萍其實至始至終都是那個受害者。那些糟糕的經歷,不難想見,換做是我們,早就對渣男手起刀落對惡女除之後快,帶著傷痕纍纍的軀殼驕傲地對世界宣戰。看過險惡,便早早收起善心,麻木不仁;受過情傷,就再也不會將自己和盤托出,去擁抱真愛。

但小萍並沒有在這些遭遇后“黑化”,沒有學會狠心和辣手,她一直都沒有變,一直都是那個善良純真的方小萍。

然而,這樣的小萍還要被批判。所幸,方小萍並不會真的存在,這個世界根本容不下她。她在電視劇里,尚且要被眾人口誅筆伐,真的存在,恐怕會活的很辛苦。

但沒有方小萍的世界,多麼現實,冷漠。每當《一輩子的孤單》響起,我總覺得這是方小萍唱給大多數人的宿命曲,我們越來越精明,越來越會審時度勢,但我們可能會孤單一輩子吧,因為我們“學會了”不再付出,不再去愛。

回答一些評論:我不知道為什麼有的人理解這篇文章的主旨是倡導所有人和方小萍一樣處世,然後提出都像方小萍這樣,壞人怎麼懲治這樣的問題。

首先,都是方小萍這樣的人,哪裡會有壞人。所以這個假設本來就是自相矛盾的。有方小萍這樣的人,肯定也會有嫉惡如仇的,放心吧。

第二,寫這篇文章是有感於 B 站上面對小萍的批判,我們做不到小萍那樣的純善,起碼不應該批判吧。

第三,方小萍相信大寶,反而不相信王浩,因為小萍並不知道內情啊,她也是凡人,也會生氣啊。而大寶一開始是展開甜蜜攻勢的,王浩還偶爾傲嬌一下。為余露懟好朋友萬玲?一開始就是萬玲不對,說了一些難聽的話。後來小萍主動也跟她和好了,不存在為了余露懟好友。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