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专栏

小事 · 微風沉醉的夜晚


跟直女上司出櫃的那一瞬間,在那個夜晚的湖邊,我被她拯救。

今年六月有一天,我們科跟隔壁科室聯誼,主任要求我們晚上都要去,尤其是單身男女,更要好好打扮,精心出席,說要給我們解決個人問題。

我那陣子工作很忙,又加上年紀不大,對他們說的聯誼完全沒興趣,把制服上的肩章、銘牌一取就去了。

到了現場才發現大家都很隆重,很多男生平時邋邋遢遢的,今天一身西裝還梳著油頭,非常紳士。女生們就更加不得了了,個個珠光寶氣,衣著隆重,全都清一色高跟鞋。我當時心裡想,算了,今晚是人家的場次,我就好好吃飯,註定是一個無聊的夜晚。

沒一會,隔壁科室的副科長穿著職業裝(她們科沒有制服),踩著高跟鞋風風火火的來了。很明顯是剛乾完活趕過來的。

她當時穿著小西裝風塵僕僕的樣子,用手撥開被風吹亂的頭髮的樣子,滿臉焦急在為明天工作操心的樣子,我覺得美極了。

吃飯時主任要我們各自做介紹,因為大家本來就比較熟,所以反而都很不好意思,大家就提議私下溝通,對誰有點意思的就私下跟人家聊。很快現場氣氛活躍了起來,打扮的比較性感的幾個女孩成為男生追逐的對象,而她卻一個人在角落玩著手機吃著飯。

我走過去跟她搭台,問她為什麼今天不好好打扮一下,不著急自己的終身大事嗎?她掩嘴大笑,說現在一心就在工作上,每次想到工作頭都大了,根本沒時間考慮找對象的事。

旁邊燈紅酒綠、觥籌交錯,每個人臉上都帶著面具在交往,每個微笑都蘊藏著慾望。這樣的場景令我不適,而她也避之不及,於是我跟她一拍即合,偷偷溜出了現場。

我提議去湖邊走走,吹會風,裡面烏煙瘴氣的,她說好。

那天晚上,迎著月光和湖水,我們沿著湖走了一圈后找了個湖邊的小石板凳坐著休息,之後就亂七八糟聊了很多。看著湖對面的高樓大廈,萬家燈火,我心裡突然百感交集,毫無顧忌的跟她聊了一些從沒跟同事說過的心裡話。

我跟她說我很想要一個家,因為從小爸媽就離婚了,一直是在外讀寄宿,非常沒有安全感,在外人看來兩邊都是家,但其實兩邊都不是家。

她轉過臉來看著我,說那你可以找個男朋友啊,你這麼優秀,很多男生可以挑的。

我心裡頓了頓,還是沒忍住,拋卻所有防備和包袱,不假思索地告訴她,我喜歡女生,不喜歡男生,所以我沒辦法跟男生組成家庭,我可能註定一輩子就這麼孤單下去。

她看著我,臉上的懷疑和尷尬一閃而過,隨即又鎮定自若,她說完全能理解我,很感謝我對她毫無防備的說出這些心裡話,她說她也曾有過年少時光,年輕的時候愛人是不分性別的,那時候對人心動哪看人家是男是女。

她說這話的時候眼睛看著湖水,眉毛彎彎的,眼神里都是回憶。而我在這鬼使神差的那一刻,看著她說話的樣子,毫無理性也無抵抗力,竟然輕輕的親了她的臉頰一下。就那一秒鐘,我覺得我完蛋了。

她只是一個關係普通的同事,她今年 30 歲,她是副科級實職(我們是處級單位,級別上來說她是我上司),她是直女。所有的一切都告訴我這個輕輕的、衝動的、不可解釋的吻很可能會讓我在單位無法立足,會讓我跟她之間無比尷尬甚至會讓她極度厭惡我,而儘管我並無惡意,也無非分之想。

但我錯了,在我手足無措、驚恐之際,她歪著頭,眯著眼睛微笑著跟我說,阿姨(她自稱阿姨)老了,都三十多歲了,跟你們年輕人不一樣,玩不動啦,現在這個年紀也就只是想著找個條件合適的人過一輩子,你的年輕,你的勇氣,你的美好都讓阿姨心動,甚至想起了高中時代,但是阿姨經歷了這麼多,比你年長這麼多,在這個時刻理性勝過感性,而我也不會對你的取向有偏見,更不會以老一輩的觀念去指責你要你找個男人結婚生子,我只想告訴你,你很好,你會找到對的她,你不會永遠孤身一人。

她的小心翼翼,她的將心比心,她的坦誠以待,她的寬慰理解,她的溫柔解釋,暖化了我的心,所有的尷尬、懷疑全都煙消雲散,我心裡從未那樣暖過,六月的那天,從外暖到內。

這一刻,明月高懸,遊人三兩,微風拂面,我永遠記得這一刻,在湖邊的小石凳上,我被她拯救,被她溫柔以待。

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三個多月了,就在昨天她收到通知高升到市局,她這麼善解人意、溫柔待人的姑娘,一定會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