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专栏

– 他都被錘成這樣了你還信他? – 我愛他,我相信他


前兩天鹿晗關曉彤那事兒聽說了吧?

事兒倒沒什麼稀奇,可粉絲們的反應……可以說是非常豹笑了。

- 他都被錘成這樣了你還信他? - 我愛他,我相信他

正好在知乎上看到這個問題,那今天我們就來說一說腦殘粉的事兒。

1、這個世上其實只有三種粉

現在飯圈裡那些黑話,五花八門。乍一聽還真不知道是什麼。

- 他都被錘成這樣了你還信他? - 我愛他,我相信他

什麼圈粉脫粉私生粉,唯粉團粉家族粉,音粉顏粉性格粉,路粉媽粉 CP 粉。

別說了,我整個人都粉了。

但不管飯圈發明再多的黑話,在心理學家眼裡,只有三種粉。

首先是路人粉。對偶像的崇拜僅限於社會娛樂價值,差不多就是偶像出的作品感興趣會看看,消息動態也會附帶關注一下,把偶像的動向當做朋友間的談資,這樣就已經很開心了。

再進一步是死忠粉。這樣的粉絲具有更多的個人緊張的情感,比如“我感覺偶像就是我的精神伴侶”、“粉我偶像的時候,能暫時地讓我從生活中解脫出來”、“壞事發生在偶像身上,就像發生在我身上一樣”,並且這種強烈、強迫的感受難以擺脫。

“愛”到深處,就是腦殘粉了。說腦殘粉還真不過分,因為這類粉絲往往表現出邊緣型病態,比如常常會有“我感覺和偶像之間的聯繫無法言傳”、“如果我足夠幸運能見偶像一面,即使偶像讓我幫忙干違法的事,我都很可能去做”、“為了拯救偶像,我寧願獻出生命”之類的想法。

所謂的真愛粉啊,私生粉啊,親媽粉后媽粉啊,都只是行為上的不同。說到心理狀態上出不了這個圈。

2、一入飯圈深似海:追星的心路歷程

咱們也都不是沒追過星的人。我記得我喜歡周杰倫那會兒,大晚上鑽被窩裡抱著手機,一邊聽他的歌一邊看網上的評價,要是有人誇周董人又低調歌又寫得好,我都會替他高興。

我這種狀態呢,心理學術語叫做吸收,指的是注意力完全專註的狀態,將所有可以利用的知覺、生理、想象、觀念的資源都投入到對所專註的這一事物整合的表徵上。這一過程無需努力,而通過對偶像的心理吸收,試圖建立一種身份感、充實感和滿足感。

與此同時,對偶像的心理吸收也給人一種與偶像有現實關係的錯覺,反過來強化了心理吸收的過程,想更進一步地知道有關偶像的一切;而知道得越多,捲入得越深,就越覺得自己和偶像之間有特殊的關聯。這樣就形成了一個循環。現在媒體又這麼發達,電視電影歌曲寫真微博飯圈,總有你看不完的動態,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這個過程。

這還沒完。心理學家還發現,對偶像的心理吸收似乎會發展出“耐藥性”。比如有的人粉鹿晗,原來只是聽聽歌看看新聞就比較開心了,漸漸地要想達到原來的開心程度,可能就需要去聽演唱會、追鹿晗的劇,再到後來,可能就得當私生粉跟蹤偶像才行了。

這跟成癮的心理機制非常相似。學者將上述過程概括為吸收——成癮理論模型

3、腦殘粉真的腦殘嗎?

前段時間薛之謙被李雨桐錘成什麼樣了,拆謙隊快把薛之謙底褲都扒下來了,還有粉絲等著他們的王凱旋呢。

- 他都被錘成這樣了你還信他? - 我愛他,我相信他

所以說,有時候粉絲乾的那些事兒,真讓人感嘆腦殘粉不是白叫的。

不光我們這麼認為。在一項心理學實驗中,美國和英國參與者更多地用“傻”這個詞來描述瘋狂追星的粉絲們;而針對偶像崇拜的研究顯示,粉絲群體的心理健康程度也要更低。

另一項研究也的確發現,粉絲群體的認知水平相對要差一些。不過黑子們也別急著高潮,研究同時也說明,認知水平的差異不足以解釋粉絲的狂熱行為。

認知靈活性是最與“腦殘粉”行為相關聯的認知因素。認知靈活性比較高、“有靈性”的人,也許會發現偶像其實就是娛樂行業的騙局,或者發現追星對自己並沒有什麼改善。有的人甚至會想,既然總有人要成為偶像,那為什麼不能是我呢?這樣的人要成為腦殘粉就比較難。

而認知靈活性較低的人思維會比較僵化,“靈性不足”,更難從對偶像的心理吸收當中掙脫出來,並且難以尋找一個相對健康的自我認同的手段,比如交朋友啊,努力做好一件事之類的。因此容易陷得更深,從而做出一些極端的事情。

所以說到底,腦殘粉的確認知水平更差一些,“靈性不足”,拯救身邊的腦殘粉可以從提高他的“靈性”入手。當然,還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才能更加全面的解釋狂熱追星的現象。

參考文獻:

Maltby, J., Day, L., Mccutcheon, L. E., Martin, M. M., & Cayanus, J. L. (2004). Celebrity worship, cognitive flexibility, and social complexity.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37(7), 1475-1482.

Mccutcheon, L. E., Ashe, D. D., Houran, J., & Maltby, J. (2003). A Cognitive Profile of Individuals Who Tend to Worship Celebrities. The Journal of Psychology, 137(4), 309-322.

Mccutcheon, L. E., Lange, R., & Houran, J. (2002). Conceptualization and measurement of celebrity worship.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93(1), 67-87.